首頁 > 都市 >

重生後,手撕渣男不做扶弟魔

重生後,手撕渣男不做扶弟魔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暴躁小阿音
  • 更新時間:2024-06-12 19:01:49
重生後,手撕渣男不做扶弟魔

簡介:絕望跳下十五樓的李默顏意外重生在婚禮的前一天,回想上一世的種種,默顏發誓遠離渣男,不在做扶弟魔。在一次次的衝突中,讓上一世傷害自己的人付出代價後,再次遇見那個鐘情許久的人,李默顏能否抓住幸福,勇敢的邁出那一步嗎?so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董事長,公司的事情交給黑蜂冇問題,大小姐那邊您也可以放心的,此次境外之行凶險萬分,我必須和您一起去。」

唐嚴峰深知陸岩的堅持,他微微嘆息,眼神中透露出複雜的情緒。

他站起身,走到窗前,凝視著遠方燈火闌珊的城市,心中湧起一股堅定與決絕。

「陸岩,你的決心我看到了。」

他轉過身,目光堅定地看著陸岩。

「既然你如此堅持,那就一起去吧。但記住,此行凶險,我們必須小心行事。」

陸岩的臉上露出了釋然的笑容,他點了點頭,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董事長,我明白。我會竭儘全力,確保您的安全。」

兩人的目光在夜色中交匯,彼此的信念與決心在這一刻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他們知道,即將麵對的將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挑戰,但他們也深信,隻要攜手並肩,就一定能夠戰勝一切困難。

*

清晨,陽光透過薄霧灑在醫院寧靜的走廊上。

唐嚴峰身著深色西裝,步伐沉穩地走進醫院。

他走進默顏的病房,門輕輕開啟,陽光隨之灑入,照亮了房間的一角。

默顏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

妙馨看到唐嚴峰走了進來,立刻起身,她的眼中滿是敬意與關切。

她輕輕走到唐嚴峰身邊,低聲說道。

「唐叔叔,您來了。」

說完,她轉身走出了病房,輕輕地關上了門,將空間留給了唐嚴峰和默顏。

病房內,唐嚴峰走到默顏的床邊,看著她蒼白的臉色,心中湧起一陣難以言喻的心疼。

他輕輕握住默顏的手,眼中滿是溫柔與關懷。

唐嚴峰俯下身,輕聲說道。

「默顏,爸爸要出趟遠門,可能會有一段時間不能來看你。你要好好的,知道嗎?」

唐嚴峰的手在默顏冰冷的手背上輕輕摩挲,眼中滿是不捨與擔憂。

他的目光掃過默顏那蒼白而安靜的臉龐,彷彿想要將她的每一分輪廓都深深印刻在心底。

窗外的陽光灑在他身上,卻照不進他心底的沉重。

他站起身,走到窗前,凝望著遠方。

那是一片浩渺的天地,也是他即將踏上的征程。

他知道,這次去境外,不僅是為了抓住李默辰,更是為了默顏,為了那些他必須守護的人和事。

深吸一口氣,唐嚴峰轉身走回床邊,輕輕俯下身,在默顏的額頭上輕輕印下一個吻。

那一刻,他的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彷彿在說。

「默顏,等我回來。」

然後,他挺直脊背,毅然決然地走出了病房。

病房外,妙馨靜靜地守候著。

她的目光透過門縫,不時地向裡張望,心中充滿了擔憂與期盼。

當看到唐嚴峰走出病房的那一刻,她立刻迎了上去。

「唐叔叔,您要走了嗎?」

妙馨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她的眼神緊緊地盯著唐嚴峰,似乎想要從他身上找到一絲安慰。

唐嚴峰點了點頭,他的目光深邃而堅定,彷彿已經做好了麵對一切的準備。

「是的,妙馨,我要出發了。」

他輕聲說道,語氣中透露著不容置疑的決心。

𝚜𝚝𝚘.𝚌𝚘𝚖

妙馨咬了咬嘴唇,她知道唐嚴峰的決定無法改變,隻能默默地祝福他。

她抬起頭,看著唐嚴峰那高大的背影,心中湧起一股敬意與勇氣。

「唐叔叔,您一定要小心,我們等您回來。」

她的聲音雖然輕柔,卻充滿了堅定與信任。

唐嚴峰微微點頭,深邃的眼眸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他輕輕拍了拍妙馨的肩膀,聲音溫和而有力。

「妙馨,謝謝你。我會小心的,你們也要照顧好自己。尤其是默顏,她需要更多的關心和陪伴。」

妙馨的眼眶微紅,她用力點了點頭,彷彿是在用這種方式告訴唐嚴峰,她會儘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照顧默顏,等待他的歸來。

陽光灑在他們身上,兩人的身影在走廊上拉得長長的,彷彿是一幅充滿溫情與期待的畫麵。

唐嚴峰轉身,邁著堅定的步伐走向遠方,他知道,他即將踏上的是一條充滿挑戰與未知的道路,

但他也深信,隻要心中有信念,有愛,他就能夠戰勝一切。

陽光斜灑在機場的停機坪上,唐嚴峰與陸岩並肩而立,兩人的身影在光芒的映照下顯得格外堅定。

唐嚴峰的目光深邃,彷彿能穿透前方的雲層,看見那遙遠的未知世界。

陸岩則緊握著拳頭,眼中閃爍著決然的光芒,他知道,這一次,他們將共同麵對前所未有的挑戰。

登機的廣播聲在耳邊響起,唐嚴峰深吸了一口氣,轉身對陸岩說道。

「準備好了嗎?」

陸岩點了點頭,冇有多餘的話語,隻有眼神中的堅定與信任。

兩人相視一笑,彷彿在這一刻,所有的困難與挑戰都變得微不足道。

抵達境外,唐嚴峰與陸岩來到了提前安排好的住處。

這是一處隱藏在綠樹叢中的小別墅,外表看似普通,卻暗藏玄機。

夜色朦朧,月光透過樹梢,斑駁地灑在別墅的牆壁上,增添了幾分神秘感。

兩人輕手輕腳地走進屋內,屋內佈局簡潔而實用,各種設備一應俱全。

唐嚴峰環顧四周,滿意地點了點頭。

他走到窗前,推開窗戶,一陣涼爽的夜風拂麵而來,夾雜著遠處山林的清新氣息。

他深吸一口氣,感受著這陌生的土地帶來的新鮮與挑戰。

陸岩則在一旁忙碌著,檢查著各種裝備和資料,確保一切準備就緒。

兩人的身影在月光下拉得長長的,猶如兩道堅定的剪影,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未知冒險。

陸岩站在別墅的客廳中,手中握著一份資料,眼神銳利而堅定。

他對著身邊的一位身著深色西裝的男子沉聲道。

「冷月和李默辰的近況,我需要知道最詳細的。」

男子點了點頭,迅速從包裡掏出一疊檔案,遞給陸岩。

陸岩快速地翻閱著,眉頭時而緊鎖,時而舒展。

窗外的月光透過窗簾的縫隙,灑在陸岩的臉上,映照出他剛毅的輪廓。

他時而停下,用筆在檔案上做著標記,時而抬頭望向遠方,似乎在思考著對策。

「董事長,冷月最近似乎有些行動異常,頻繁地與外界聯絡。」

陸岩低聲和唐嚴峰報告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