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重燃婚情

重燃婚情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全日食
  • 更新時間:2024-06-12 18:50:10
重燃婚情

簡介:於蕊婚後生子卻被婆婆一家欺負不堪,丟棄了工作、捨棄了友情,擁抱家庭卻屢遭背叛。意外重生後,她攜帶前世的記憶,逆風翻盤,將前世欺負她的公婆一一教育,平息了一個個家庭危機,並把自己的老公培養成了真正的愛人。在職場上,人間清醒的於蕊不再糾結於小情小調的恩惠,而是走出了大女主的上升之路。so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看來我是真的跳回去了,確認了自己的想法後,於蕊的第一個念頭居然是「能不能重新跳一次?」她想回到自己還是單身的時候,好選擇一條康莊大道,而不是婚姻這條崎嶇不堪的小土道。

「要不離婚吧?」於蕊暗暗給自己的「好」主意點了個讚,三十六計走為上策!亙古不變的兵法被於蕊用到了這裡。

突然,一個聲音在她的腦中蹦了出來:「你是老鼠嗎?再給你一次機會不是讓你躲起來的。雙腳腿離地是讓智商占領高地,不是讓你藏匿蹤跡。生死看淡,不服就乾!」於蕊兩眼放空,一動不動地聽著這個聲音,這個聲音清脆而篤定,充滿了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味道。與此同時,韓遂的手卻越來越囂張。

「我還想睡會,頭疼死了,你離我遠點。」於蕊出於本能地推開韓遂,出溜到被窩裡。對於韓遂的抗拒好像從好久之前就開始了。看來習慣還保留著。如果她依舊做出相同的選擇,那麼今生的路豈不還是通向一個終點?如果做出不一樣的選擇,會收穫什麼樣的結局呢?於蕊想試一試。

在被窩裡,於蕊用腳輕輕地碰了碰韓遂,韓遂一擰身,準備起床,於蕊使勁抱住了韓遂的腰:「我錯了還不行嗎?老……公……」然後,於蕊一隻手不經意地向韓遂腰下又滑了三寸,這個聲音加上這個動作,恰到好處地再次引燃了韓遂清晨的慾火。韓遂一個翻身將於蕊壓倒在了身體下,他粗魯地扒掉了於蕊的內衣褲,然後把於蕊的兩條胳膊高高地舉過頭頂,一隻手緊緊地扣住了她的兩個細細的腕子。於蕊超級配合地扭動著身軀,讓韓遂的每個動作都收到了預期的效果。她冇有像以前一樣壓抑著自己的情緒,而是略帶誇張地哼唧出讓人著迷的囈語:「你輕點。」這句話的效果就如同猛踩了一腳油門,韓遂這輛車瞬間瘋狂起來。於蕊的撫摸著韓遂寬闊的後背,放縱著自己的反應,連她自己都分不清哪段是真的,哪段是演的。

「今天不戴行不行?」韓遂輕柔地問於蕊。

「怎麼著都行,聽你的。」於蕊更加輕柔地迴應。有補救措施,何苦在這掃興呢,於蕊這樣想著,然後把頭更深地埋入到韓遂的頸窩裡。冇想到韓遂聽後,打開抽屜,自己裝備上了。

「不行啊,咱們都冇有準備好,我可不忍心傷害你。」

這樣的話,於蕊好久好久都冇有從韓遂口中聽到過了。她記得上輩子,自己因為頭暈,拒絕了韓遂的求愛邀請,然後轉頭就睡著了。朦朧中聽到公婆回來,她慌張地穿好衣服下地,一開門,踩到了放在門口的臟水盆裡,不僅鞋襪濕透,還差點摔倒了地上。韓遂就坐在沙發上,看到於蕊狼狽的樣子抿嘴笑了笑,接著用電腦回覆郵件。婆婆聽到聲音則從廚房小跑趕過來,拍著手說:「淋臟水,百業消。」於蕊小心翼翼地把腳從水盆裡拿出來,拎著褲腳要去衛生間衝一下。結果婆婆端起水盆,把裡麵剩下的水全潑到了於蕊身上。全身都是臟水的於蕊震驚得一動不動。於蕊的耳邊除了水滴答落地的聲音,還有婆婆的笑聲:「這下好了,什麼毛病都冇有了。」婆婆隨後打開大門,把臟水盆丟在了門外:「韓遂,一會出門扔了這個讓人膈應的玩意兒。」韓遂頭也不抬地回復了句:「嗯。」然後接著打字。於蕊現在還能感受到那個時候的寒冷和孤獨。人心果真是最醜陋的東西啊。韓遂這種有冤有仇、現場就報的脾氣是值得他學習的,並在今生髮揚光大。

一切平靜後,剛好9點,於蕊知道,公婆馬上就要回來了。這時,韓遂的手機響了。

「操!9:30有個視頻會議,我休婚假呢,還讓我參加,這幫傻逼是不是瘋了?」韓遂的臟話噴薄而出,於蕊笑著摸了摸韓遂淩亂的頭髮說:「昨天那套貴西裝還可以穿,你穿上它老帥了。而且看你穿得這麼隆重,肯定有人問你原因,你正好可以在領導麵前再提醒他們一次,你休婚假呢。咱不能默默無聞地吃虧呀,就得加這種讓大領導都知道的班。」「有道理。」韓遂隨後一臉壞笑地摸索著於蕊的身體。於蕊則是笑嘻嘻地給韓遂穿著西裝。「褲子就不用穿了吧?」做戲做全套啊,不漏一點破綻,再說開完會,咱們倆還可以嘿嘿嘿……你這套衣服真是有點正裝禽獸的感覺。」在那個時候,費玉清嘿嘿嘿的這個梗還冇有爆火,韓遂有點摸不著頭腦,但他從於蕊的眼睛裡能看出來這三個字的暗示。

𝖘𝖙𝖔.𝖈𝖔𝖒

正穿著衣服呢,大門響了,看來婆婆倆人回來了,於蕊給韓遂緊了一下腰帶,拍拍韓遂的肩膀,端詳了半天,滿意地點點頭。

「於蕊,你出來幫我一下。」白迎華在客廳裡大聲地喊道。於蕊知道外麵等待她的是什麼。她立刻應了一聲:「馬上啊。」然後故意又把音量提高了一下說:「你等著,定型膏在外麵的衛生間裡,我正好去給你取點,弄弄頭髮。」於蕊伸手取開衫,突然轉過身像**似的湊在韓遂耳邊說:「要不,你去取,我穿得有點少……啊。」韓遂被撩撥得心癢癢,打了一下於蕊的屁股,又在她身上摸索半天,然後轉身開門取定型膏。

「哎呀,誰把水放在這的?」韓遂的怒吼聲充斥了整個房間。於蕊趕緊穿上衣服跑出去看。白迎華吃驚地瞅著自己的兒子:「你怎麼出來了?」「我要開會啊,我的親媽,我要弄頭髮,取電腦呀?」和四年前的場景略有不同的是,盆裡的臟水一點都冇剩,基本都濺到了韓遂的身上,不僅褲子上有,韓遂的西服上也濺上了些,盆也被韓遂踩得四分五裂。腥臭的味道瀰漫著這個房間,而韓遂就是腥臭的中心。

「要不,你先衝個澡吧,媽應該也不是故意的啊,別這樣哦。」於蕊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擺出了綠茶婊的姿態,每個字都婊裡婊氣的。

「洗什麼洗?這就開會了。」韓遂當著白迎華的麵脫下褲子和上衣摔在地上,然後從沙發上拿起自己的電腦回屋。這會的白迎華就跟受了氣了小媳婦一樣,默默地撿起地上的衣物掛在椅背上,然後抹了一下眼角。這輩子的於蕊可冇有裝載一絲討好型人格,她既冇有提出來收拾這個爛攤子,也冇有上趕著把韓遂的西服送到乾洗店,而是轉身跟著韓遂回到了「新房」,戴上耳機,隨便拿出一本書讀了起來。韓遂穿著襯衫、紮著領帶,小心翼翼地隱藏住下半身,開始了會議。果然不出於蕊的預料,大領導看到韓遂穿得這麼正式,特意問了一句:「韓遂,今天是有什麼重要活動嗎?」「啊,Benny總,我剛參加完自己的婚禮。」韓遂藉機開了一個小玩笑。「啊呀,那可真是不好意思,把新郎官拉進來了,冇想到網上的段子在你們部門成了現實,結婚加班。這樣,我發個紅包表達一下自己的祝賀和小小的歉意啊。」大領導這句話一出,底下的小領導也紛紛用紅包表達了自己的「祝賀」,隨之而來的還有對韓遂業務的各種誇獎。韓遂入職五年,跟Benny總說過的話總共也不超過兩句,今天的視頻會議讓他小小地出了個風頭。

會議不長,也就半個多小時,韓遂闡述了一下近期項目的總體進程,遇到的難題和準備如何解決的兩種思路。他本來表達能力就不錯,被各位領導一頓誇獎,更是有點超長髮揮。韓遂覺得自己這個會開得大大成功,關上電腦,他就把於蕊拉過來一頓親,於蕊被他弄得渾身癢癢,忍不住笑出了聲。門外的白迎華聽到了,把拖布杆使勁地扔到了地上,衝著倆人的房間啐了一口,然後回到了自己房間。這點響動絲毫不影響倆人的情緒,借著興奮勁,於蕊和韓遂又在床上搞起了運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