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遲到的親情比草賤,我走你們哭什麼

遲到的親情比草賤,我走你們哭什麼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三隻倉鼠
  • 更新時間:2024-06-12 15:53:05
遲到的親情比草賤,我走你們哭什麼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胡美麗一怔。

不知道李風為什麼這麼說。

隻有李風知道,前世自己被活活燒死,命已經還了,從此對秦家,再無一點留念。

隨後李風也不等她們繼續開口說什麼,轉身就要離開。

隻是一轉頭,就看到了剛纔跟自己說話的那個安保。

此刻這名安保臉上帶著震驚,同時眼神中還略有一絲憤慨。

果然,一個外人聽到自己的遭遇,都忍不住憤慨,可自己的親生家庭,卻對此熟視無睹。

李風冷哼一聲,抬腳的同時開口道:「還有,提醒你們一句,別忘了你們許下的賞金。」

那安保聽到這話,心中更是為之一顫。

要不是他一身的擔子,就憑李風這句話,他是真想把自己頭上的這頂保安帽子摘下來狠狠丟在地上,然後說一聲老子不乾了。

就這種主人家,自己之前不知道他們的真麵目也就罷了,知道了還跟著乾,就是助紂為虐。

可他現在不敢,畢竟獎金還冇拿到手。

秦婉瑜看了看安保,嗯了一聲,算是應了李風的話。

不過她們也不甘心就這麼放李風走。

畢竟秦正民電話裡下的是死命令,如果就這麼把他放走,等秦正民回來,受罪的還是她們。

於是秦婉瑜看了一眼還在那裡沉思的胡美麗:「媽,你先在家裡等爸。」

「我跟五妹一起跟著李風,等爸回來,你就說我們已經找到了他就成。」

說著話,快步走過來,一把拉住秦若雪,然後就朝著李風追去。

對此,李風隻是微微皺眉,並冇有多說什麼。

而是帶著她們直接來到了銀行。

江海銀行見他來了。

頓時引起了一場不小的轟動。

畢竟就在剛剛,銀行因為李風的操作,直接獲利三千餘萬。

江海銀行的全體員工,都會因為今日李風的舉動,獲取一筆不菲的獎金。

他們看到李風,就好像看到了財神爺一般。

一直跟李風對接的那個VIP客服,也是小跑著從屋裡出來,靜靜地站在李風身邊,等著他的吩咐。

倒是王秉誠罕見的冇有出麵。

李風自己對於眼前這些倒是冇什麼感覺。

反倒是跟在他身後的秦婉瑜和秦若雪,兩人滿臉震撼的對視一眼。

她倆眼神中同時出現一股不敢置信的神色。

這還是她們認識的那個唯唯諾諾的弟弟嗎?

就這架勢,不知道還以為是銀行行長的兒子呢。

不!

也許銀行行長的兒子來了,都冇這個待遇吧。

就在她們震撼中,李風輕聲道:「王叔呢?」

專屬客服立刻溫聲道:「行長去證監會那邊參加聽證會了,不過他走之前有交代,隻要您來,一切按照最高規格接待。」

「李先生,您看您接下來想辦什麼業務?」

李風回頭看了看秦婉瑜和秦若雪,輕輕一笑。

隨後伸手道:「王叔給我辦的卡先給我吧。」

「同時你去看看,股票交易所那邊什麼時候把錢劃給我。」

「你們扣了傭金後,我還有多少也給我算出來。」

專屬客服似乎早有準備,聞言立刻雙手捧過來一張熠熠生輝的金卡。

同時開口道:「李先生,是這樣的,由於您這次交易額巨大,而且還是新開戶,所以交易所那邊會有一次例行檢查。」

𝗌𝗍𝗈.𝖼𝗈𝗆

「不過您放心,王行長把這些都給你搞定了。」

在場的其他人聽著他輕描淡寫的話,還冇有什麼感覺。

可是秦婉瑜卻瞪大了眼。

他可太知道交易所的審查代表著什麼了。

不管你交易額多大,獲利多大,隻要被審查,就代表懷疑你操縱股市。

而這個專屬客服一句輕飄飄的王行長解決了。

這可比親兒子的待遇都好了啊。

一個行長這麼做,幾乎是賭上了自己的身家在為李風做事了。

他,什麼時候有這麼大能量了?

秦婉瑜臉色漸漸發白。

在這一刻,她心中有的不僅僅是後悔。

同時也產生了一股懼意。

回想起剛纔李風的話,說對付秦家,這還隻是個開端,也許真不是說著玩玩的。

就眼前這架勢,他好像真的有能力讓秦家損失慘重!

李風自然也知道客服話中的含金量。

他心中也有些感動,自己隻是跟王秉誠的兒子是同學。

而且兩人交集,滿打滿算也才兩三次。

他就能這麼對自己,說明他是押寶在自己身上了啊。

其中說不定還有為王乾坤的未來打算的考量。

李風在心中暗暗幾下這份情誼後,輕笑道:「好,那就多謝王叔了。」

「等錢都到位後,你給我流出來……我算算啊。」

說罷,李風沉思了一下,這纔開口道:「留出來五十億吧,剩下的都放在江海銀行做理財。」

專屬客服眼睛一亮。

如今李風卡裡的錢,就算是除去給銀行的做槓桿的用儘,少說也有七十多億。

再除去他預留的五十億,那剩下也是一個不菲的金額。

這些做理財的話,整個江海銀行一年的任務可就都完成了。

能到年底,他們所有人,特別是行長和他這個專屬客服的獎金,還不得是一個天文數字。

他看李風的眼神愈發熱切,聲音也愈發恭敬:「好的李先生,您放心,我們銀行會全力以赴保證您的資金安全以及後續收益的。」

李風擺擺手:「這些都無所謂,我主要是信得過你們。」

到了這個時候,秦婉瑜終於忍不住上來問道:「李風,你留這麼多現金做什麼?」

李風輕輕一笑,淡淡道:「還能做什麼?」

「我要是你,就趕緊回去看看自己能留下些什麼,從秦家那邊剝離些什麼。」

「免得真等我出手了,你連租房的錢都冇有了。」

秦婉瑜張大了嘴。

同時被他這話驚的一臉後退了好幾步。

五十億現金流。

雖然跟秦家的百億家產相比,還比不過。

可李風的手段她今天也算是見識到了。

隻要他出手,別說五十億了,就算是十億,也能搞得江海秦家分崩離析!

太可怕了!

一旁的秦若雪也同時長大了嘴,上來扶住秦婉瑜道:「二姐,你別急,還有爸呢,他一會就回來。」

秦婉瑜苦笑,暗道就算是秦正民回來了,麵對鐵了心的李風,又能如何?

眼下之際,唯有跟李風化乾戈為玉帛,才能挽救秦家。

可是,秦家人真的會對這個素來瞧不上眼的李風彎下那高貴的腰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