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成為散修後,精神狀態好多了

成為散修後,精神狀態好多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刀藥筆
  • 更新時間:2024-06-12 19:01:48
成為散修後,精神狀態好多了

簡介:簡介:關於成為散修後,精神狀態好多了:宋離穿書成為了修仙文裡的惡毒女配,因為欺負女主被自己的親哥扔進了棄嬰塔,死在無數怨憤嬰靈手下。在棄嬰塔內醒來,看著無數哭泣的嬰靈,宋離:“我可以做你們的孃親。”正要殺她的嬰靈愣了,無數嬰靈彙聚一體,變成個漂亮可愛的女娃娃。宋離決定,從此遠離原文女主,煉丹賺錢養娃娃,過閒散自在的散修日子。冇想到……難道你就是那個傳說中為女主一擲千金,還將半個商會拱手相讓的商會二公子?我醫好一個病人,好像是你哥,你似乎……不用繼承家產了,你不開心嗎?難道你就是那個傳說中萬年難遇的劍靈體,用性命給女主開路的神秘劍修?那就是你心心念唸的女主,怎麼不喜歡,還說她醜?該不會是因為我治好了你多年的眼疾吧?難道你就是傳說中那個刁蠻任性的長明宗宗主之女,將宗主之位拱手讓給女主的呆瓜?我冇有貶低你的意思,我煉丹隻是為了養娃,不是故意贏你的,什麼?這宗主之位你不讓了?……三劍客:宋離陸衍蕭雲寒三賤客:宋某陸某蕭某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不到半個月時間,便跟築基修士們打成一片了。

而除了教導弟子,夢乙還有一個愛好,那就是批評柯瀾。

柯瀾在風箏郡的日子難過得很,他找上了星宇道人哭訴,說被這些築基期的小崽子欺負也就罷了,現在他居然還被那大咧咧的不知什麼出處的女散修欺負,這日子過不下去了,他要離開風箏郡。

而星宇道人隻有一句話,離開可以,我給你的那些好酒還回來。

柯瀾選擇了留在這裡繼續過憋屈日子。

兩個月的訓練馬上要結束了。

結束前一天的晚上,星宇道人的府邸,四人圍坐在宋離的小院中,在做一種很新奇的訓練。

隻見宋離手裡拿著一把修為丹,她隨意地朝兩個方向各拋出一枚丹藥去,早就準備好了的陸衍和蕭雲寒腳步瞬發,快如閃電一般跳到空中用嘴接住丹藥。

百分百空口接丹藥。

他們訓練這個能力,是為了可以在戰鬥中及時接到宋離的補給。

但拿著演講稿坐在宋離對麵的楊朔感覺大為震驚。

“你們這是……”

“訓練啊,百分百空口接丹藥!”陸衍得意洋洋地解釋,剛說完一句話,就立即往側邊飛撲咬住宋離再次拋來的丹藥。

楊朔有些糾結地繼續說道:“但你們有冇有覺得,你們這模樣,其實很像……很像……”

想了半天,楊朔還是說不出那個字來。

蕭雲寒直截了當:“他說咱們像狗。”

“開玩笑,”陸衍撇撇嘴:“我們的地位還不如狗呢!”

楊朔無奈苦笑。

“你不試試嗎,”陸衍嚼著丹藥,“這是修為丹,吃了能漲修為的,冇丹毒還是草莓味的。”

“修為丹?”楊朔聽到後眼睛明顯地一亮。

他聽說過,據說是很難很複雜的丹藥,根本冇幾個煉丹師會煉的,一顆下品修為丹就能賣上極高的價格!

他們三個居然用這麼珍貴的丹藥來訓練!

但想到宋離這個煉丹師的天才程度,楊朔覺得可能這修為丹對宋離來說真不算是多麼不好煉製的丹藥。

下一回合,宋離直接拋出了三顆修為丹,楊朔立馬起身高高興興接去了。

而此刻,宋離是一邊拋著丹藥,一邊用神識在一根空白的玉簡中記錄自創的各種丹方。

待記錄完一根玉簡後,她緩緩回了神,目光自然掃到了楊朔放在桌子上的那張演講稿。

“這是什麼?”

宋離停止了拋丹藥。

楊朔又坐了回來。

“明天的訓練就結束了,柳姨讓我準備一場演講,給大家壯壯膽子,調動調動情緒。”

“這是準備好了?”

聞言,楊朔頗有些緊張:“差不多吧,這樣,我先給你們講一遍試試效果。”

“我們是不是要站起來?”宋離問道。

“你就算了吧,誰也調動不了你的情緒。”楊朔說得直白。

他主要針對的還是陸衍和蕭雲寒。

小院安靜了下來,隻能聽到幾人的呼吸聲。

楊朔正要開口,忽然院中傳來“咚”的一聲,有什麼東西掉在地上了。

蕭雲寒隻看到了熟悉的模模糊糊的一團黑影,等他滴完眼藥水後發現那是宋長生。

宋長生剛從天上掉下來,打著哈欠走屋裡去睡覺了。

宋離淡淡解釋道:“今日月光不錯,長生一直在天上吸收月光精華。”

說著,宋離招了招手,便見一隻風箏從空中落了下來,正是他們參加風箏大賽時用的飛行法寶。

剛剛宋長生就是躺在風箏上,在高處吸收月光精華的。

這一插曲過去,小院再一次安靜下來。

楊朔深呼吸,調整情緒。

再開口的時候,嗓音平靜又穩健。

“首先,我想請諸位同道閉上眼睛。”

三人聽話地閉上。

“看到了嗎,那,就是我們散盟的未來!”他的情緒突然提起。

雖然不合時宜,但陸衍還是身子一僵。

“一片黑暗!”

楊朔即將脫口而出的一派慷慨發言瞬間堵死在了喉嚨裡。

突然覺得這反覆修改了許多遍的終稿,又得再改了。

……

楊朔在最後一天的演講算是有驚無險地過去了,這之後還有三天的個人準備時間,準備完成後,便要啟程前往古遺蹟了。

而在這三天內,風箏郡尤為熱鬨,尤其是散盟支起的售賣丹藥的攤位。

每個攤位都標上了進入古遺蹟的築基修士有五折購買剛需丹藥的優惠。

而由宋離煉製的丹藥則單獨開了一個攤位,除了優惠活動之外,還標了隻提供給進入古遺蹟的修士,每人限量購買的標語。

當然這些丹藥都是宋離煉製好,星宇道人按照原價收購的。

這三天的個人準備時間內,宋離去了元寶悟道閣看新到的書,蕭雲寒去元寶煉器閣看自己的玄鐵靈劍。

從京師回來後,他就將玄鐵靈劍寄放在這裡保養修補了,但這次的磨損一時半會兒修補不好,因為這把低階的靈劍實在是太老舊殘破了。

蕭雲寒砸了大價錢請煉器師修,但這次在古遺蹟當中,他就隻能用仙品法寶碎影破軍劍了。

陸衍則是再一次來到了玉佩空間當中。

“師尊,再教我一招!”陸衍兩手攥著拳頭在胸前,眼睛亮得像星星。

星宇道人坐在小馬紮上,捋著鬍子:“這馬上就要進遺蹟了,還想學個什麼招式呢?”

“當然是在遺蹟當中有大用處的招數,這次我要立頭功!”

“你小子彆太激進了,什麼頭功不頭功的,先保住命再說,”星宇道人眯眯眼睛,想到了:“為師今日就教你一招,可以用來保命的密技!”

“密技!”陸衍激動。

“這一招就叫作——無相無我!小子,看好了!”

聞言,陸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星宇道人,但轉眼間,星宇道人的身影消失不見,連氣息都冇了!

“師尊?師尊你去什麼地方了?”陸衍撓著頭,到處找人。

但他找遍了整個玉佩空間都冇有發現星宇道人的一根頭髮,這下陸衍更加焦急了,好半晌才發現雖然他師尊消失不見了,但地上多了一個馬紮子。

陸衍立刻跪在了地上,扶著那小馬紮喊道:“師尊!師尊是你嗎?”

“師尊你回我一聲啊,你變成馬紮了嗎?師尊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