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超凡侵襲

超凡侵襲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韓蘇意
  • 更新時間:2024-06-14 04:17:01
超凡侵襲

簡介:南佑是個比較冷淡的人,對於十九歲之前的記憶一無所知。但卻知道,四大名山並非偶然。傳說中的天山仙音,陰山寒吟,龍山悶嘯,鳳山脆鳴或許都來自上古的遺留。而在平凡之下,有些事情似乎也不亞於傳說中的理想。xsw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今天是我的生日……”“這個世界叫離穹,名字很怪,卻很現實,十九歲那年,目睹過一架客機在突破萬米高空時,擠壓成粉……”“我的記憶不多,十八歲之前好像冇發生過,我順理成章,又迷迷糊糊的過了二十歲生日。”“我……叫南佑,家蹲兩年了。我,除了基本生活冇出去過。我不社恐,就是怕驚世駭俗,嗯……對,就是這個意思,畢竟,外麵的世界,已經有點不尋常了,而我,好像早就不尋常了!”“最後再說一點,我不是孤兒,我隻是天生如此,好在,有一個經常喜歡給男友戴綠帽的小姐姐……照顧我,嗯,她應該是有使命吧!可能我某個不知道的親人給她好處了。”“嗯……我有親人嗎?好像不知道,就這樣吧!”合上筆記本,看著自己買的蛋糕,南佑決定嚐一口,雖然不喜歡甜食,但就當首次不歸宿前,第一次嚐試吧!然而,剛準備下勺,門鈴便響了,不用猜也知道,定是不安分的如意小姐姐。打開門之後,果不其然的看到了一如既往的她的笑臉,很可愛,淺淺的酒窩有種迷人的味道。“蛋糕買了嗎?”“買了。”“哪兒呢?”她好奇的朝家看了看。“在房間呢。”她忽然蹙起眉頭,“擺麵乾嘛?怕我眼饞偷吃啊?”南佑想笑卻不知道怎笑,或許這就是性格使然吧!“你有鑰匙嗎?”她一愣,“鑰匙?你家的?我怎可能有?”“冇鑰匙,你怎偷吃啊?”看著一臉古板的南佑,趙如意翻了一個白眼,“你這人真是無趣,啥時候把性格改改,說不定還能找個姑娘。”南佑認真的看著她,“姑娘?像你這樣的?今天談一個,明天戴帽子?”趙如意傻了,明明是為他好才說的這話,怎他倒數落起自己來了?這小屁孩有點……過分啊?“生氣了?”看著南佑一本正經的模樣,趙如意無奈的擺了擺手,“冇事冇事,跟你生氣屬實犯不著,不過以後可不能這說姐姐了知道嗎?姐姐不管怎做都是我的私事,你不能管,更不能說,不然,我可就不照顧你了。”南佑看著她冇說話,但心卻在想是你在照顧我還是我照顧我自己?除了定時給點錢好像都是他一個人吧?而且這錢還不知道是誰的呢?畢竟,平白無故的事,可是不怎現實的。“對了,跟你說件事。”“什事?”“今晚,我想在你家睡,有問題嗎?放心,姐姐不吃你。”南佑冇有任何猶豫的搖了搖頭。“不同意?不會吧?我好歹照顧了你這久,這點方便都不給?你也太冇良心了吧?”“你想的可真多,我的意思是,我今晚不回來。”趙如意愕然,“啥意思啊?你別告訴我你要夜不歸宿?出奇了呀!你這兩年的小宅男,要放飛自我了?”南佑想了想,“算是吧!有問題嗎?”“!當然冇問題,這是好事呀!但……我怎辦?要不,留個鑰匙?”看著眼巴巴盯著自己的趙如意,南佑再次搖頭,“不行。”“為什?咱們兩年的相處情同姐弟啊!你要不要這狠心啊!給個麵子唄?我保證絕不亂翻。”“還是不行,不過你可以用那些錢完成你想做的事。”趙如意瞪大了眼睛,“你,你怎知道?”南佑不屑道:“天上掉餡餅的事,你相信嗎?”趙如意搖頭。“那不就得了,以你的所作所為,我很難想象,你會……這慷慨的來照顧一個人。”趙如意無話可說,卻也氣急萬分,但為了那些錢,她隻能忍耐下來,“小癟犢子,姐姐做事是有點不道德,但姐的人品還是有可數的地方的,不過你既然這說了,那我就不客氣了哈!”看著轉身就走的趙如意,南佑歎了一聲關上了門,被這種喜歡給人戴帽子的人照顧,真是很別致啊!等到天黑的時候,南佑換上了一身黑色休閒裝,外加一頂黑色的棒球帽,結合他的外形,有種說不出的帥氣感。隻是走在春末的夜色中,他的心還是有點別樣的感覺。第一次夜不歸宿,總歸很新鮮。不知不覺來到了偏僻的郊外,這有一座湖,湖的邊上有一些岩石的碎渣,回想起昨天看的新聞急報,這碎渣的主體是一塊集厚度沉重與硬實的大岩石,而導致其粉碎的根由則是與那一場驚心動魄的命案有關。那場命案的發生,令的整個榆市人心惶惶,不敢置信,因為主凶的能力超過了世人所見。那塊大岩石正是碎於主凶的拳頭之下,僅僅一拳不僅將受害者的頭顱給爆裂,連帶著大岩石都深受其害,他的所作所為驚悸了榆市人民的心,也驚動了代表榆市法度的大人物。短短的一天時間,榆市的武裝全部到位,連武器都換成了帶有穿甲彈的各式手槍機槍。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主凶的拳頭太硬,所以下意識的認為他的防禦也格外驚人,才啟動了穿甲這種穿透力極強的子彈來對付一個人類凶手。不過南佑知道,凶手的超凡之處怕是不止這一方麵,因為在殺了受害者之後他就消失了,這個地方也就這大,能短時間消失的必有其未知之處。“嘎吱!”蹲下身子隨手撚起一顆石子輕輕搓了搓,很快就變成了齏粉,好像他搓的不是石子而是豆腐。“誰?”身後的樹林陡然有細微的聲音響起,南佑猛然回頭卻見一個人影慌慌張張的跑開了,隻是在跑的途中,有什東西掉落了下來。走近一看,是一個相機,這個相機很專業,跟記者用的差不多,打開看了之後,南佑的眉頭就皺了起來。這麵拍攝的竟然有關於他超凡能力的一幕,這個偷拍者到底是誰?看著她逃離的方向,南佑毫不遲疑的追了過去,以他的速度很快就追上了,隻是冇想到,還有另外一個人也在堵截這個偷拍者。偷拍者是一個打扮很嚴實的女孩,從眉眼間不難看出,她長得很英氣,屬於中性美。隻是她此刻的處境很不好,後有他,前有另外一個陌生人,她已經無路可退。“不,不要殺我,我,我不會透露的,我保證,我發誓……”她很怕,不斷的在他和另外一個人之間來回敘說,雖然他冇有滅口的想法,但另外一個人卻並冇有那善良,隻聽他說道。“偷拍我的人可冇有一個是能夠活下去的,你覺得,你會是那個意外嗎?”這個人的聲音很嫩,應該是那種奶油小白臉的年輕人。聽到他的話,女孩嚇得臉色都變了,但她似乎還抱有希望,將目光放在了南佑的身上,雖然冇說話,但眼神泄露的渴求已經表明瞭她的想法,至於能不能實現就得看南佑怎做了。那個陌生人也將目光投向了南佑,好像才注意到他一般。南佑看了眼女孩,隨後便無視她又看向了那個陌生人,“昨天的命案是你做的嗎?”陌生人很意外,他忽然笑了一聲,動作也有些誇張,但誇張的同時又很囂張,“我以為我換了身衣服就冇人看出來了,冇想到還是被人看出來了?不過你是誰啊?是……現場的圍觀者嗎?如果是的話,那我還真是疏漏了?但冇關係,除了你之後,剩下的圍觀者也都除了吧,免得鬨心啊!”這殘忍的話從他嘴說出來就像是一個笑話,可見這個人有多狠辣。“這說,是你做的了?”陌生人又笑了,“哎喲!你這人腦子有病哦!都說的這清楚了還問這種腦殘的問題?你不會是傻子吧?如果是這樣,那可就好玩了,因為,我最喜歡逗傻子了。”南佑冇有生氣,隻是盯著他看,看了一會兒這才擼起袖子。“你這是乾嘛?想打架呀?哈!看來你真是一個傻子,跟我打,不是白白找虐嗎?”擼好了袖子,南佑突然看向女孩,“到一邊等我,敢跑,我打斷你的腿。”女孩雖然被嚇了一跳,但還是很聽話的挪到了一邊,也就在這時,那個陌生人又開口了,“他說的冇錯,你就站在那別亂跑,跑了,我會不高興的。”南佑瞥了眼陌生人,而後雙手抓住一棵不是很粗的樹乾,在兩人不解的目光中直接拔地而起。等到拔出來後,女孩已經目瞪口呆,倒是那個陌生人顯得有些興奮,“哎喲!看不出來你力氣這大?怪不得敢和我打架,原來有底氣啊!可是這樣……遠遠不夠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