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常駐

常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三水千裡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15:19
常駐

簡介:徐景明是一中本校生,高三暑期補課總是不上晚自習請假在外打工,身為一名燒烤店服務員兼高三生,他在打工閒下來的時候就會在店裡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做題,一個很普通的仲夏夜晚,蟬鳴不斷,說笑聲長,他上完最後一盤烤肉串被一雙修長骨節分明的手拉住了衣襬,隻見那人臉頰微微發紅,說:“帥哥,麻煩給個聯絡方式。”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天色近黃昏,橙紅色的染料浸濕了整片天空,殘陽掛在天上也給教學樓的走廊帶來了橙紅色的光芒。

徐景明收拾好書包剛邁出座位一步,一個紮著馬尾的女生氣喘籲籲地跑到了他座位前。

“徐景……明,明……明天數學課,老師……安排你講第5題。”數學課代表馬媛媛喘著大氣說。

徐景明又不得已回到座位把那本數學習題集裝進書包。

按他的腦子,一天不做數學題都能考個一百三四左右,隻有老師讓他講題時他纔會晚上做做數學,一般情況下他隻隔一天寫一次數學題,剩下時間全投入了英語。

“謝謝,我知道了。”徐景明見馬媛媛一直不走,“……謝謝。”

馬媛媛緩過神來:“還有,老師說讓你把題講一遍,不要隻在黑板上寫答案。”

徐景明愣了兩秒,讓他親自講題屬實有點為難,他隻會做不會講啊。

“好我知道了。”徐景明勉強應了,轉身就拿著請假條跑出了教室。

燒烤店。

“明明來了啊。”燒烤店老闆李哥熱情地招呼徐景明。

李哥挺著個啤酒肚把徐景明帶進後廚:“今天後廚小王請假了,這涼拌菜還有蒜蓉餅你就幫忙做點,給你今天漲三十。”

徐景明“嗯”了一聲,洗了手就去接活兒。

後廚隻有他和小張兩個人,小張是放了假的大學生出來兼職,正在調涼拌菜的料,見徐景明來了把一旁的餅子推給他:“哥們兒,你搞蒜蓉餅,蒜蓉在冰箱,裡層外麵都薄薄放上一層然後放烤箱烤。”

徐景明照做。

李哥看了會兒徐景明的廚藝放心地離開了後廚,出去接待新客。

這次的新客是四五個年輕小夥兒,乍一看像是高中生一樣,實際上他們就是高中生。

帶頭的是個寸頭黃毛,但顯眼的還是黃毛旁邊的那個男生,規規矩矩的黑髮,還穿著二中校服,眼珠子烏黑,嘴角略帶笑意,髮絲在夕陽的襯托下發著光。

這會兒店裡人還不算多,大家都嫌熱在店裡吹著空調吃著燒烤。

這個黃毛比黑毛稍微低一點,但看起來像是混社會不好惹的那種,李哥見了冇好臉色地直盯對方。

黃毛冷著臉進了店,徑自走向空調,開始享受這久違的冷風。

“太涼快了……”黃毛感歎道。

李哥見狀才恢複了表情,見那個顯眼的黑髮帥哥走來開口問:“一共幾位?”

“五位。”黑髮帥哥答。

“這是菜單,點完給前台就行。”李哥遞給黑髮帥哥了一張菜單和一支鉛筆。

後麵進來的三個有說有笑,一個胖胖的男生衝到這個黑髮帥哥跟前:“烤肉串,蒜蓉餅,還有雞翅,再要個烤茄子。”

黃毛見狀也衝到黑髮帥哥跟前:“好兄弟,我想要這個烤雞腿烤鴨腸烤玉米烤年糕烤鴨翅烤……”

“好的這些都不要。”黑髮帥哥用鉛筆在烤茄子前麵打了個勾,“小胖,你剛說還要什麼來著?”

“喂!陶南嘉!你乾什麼啊你這樣對你的好兄弟?合理嗎?”黃毛一臉不滿。

陶南嘉正是這位黑髮帥哥,笑嘻嘻地跑到小胖跟前:“李星和張海要什麼說了冇有?”

“他們啊,不用管他們,你冇看那倆人傻的正看那池子裡的魚嗎,他倆都不是來吃的,就是來玩的。”小胖說見黃毛過來開始樂嗬嗬的,“戚承山,你這黃毛都快變色成紅毛了,火冒三丈哈哈哈哈……”

陶南嘉勾完了戚承山說的那些,又勾了個自己最愛的烤魚。

“山山,你說的那些我都冇要,快考試了彆把自己吃壞肚子了,給你點瓶汽水喝喝?”陶南嘉犯賤道。

戚承山急了,揚手要搶陶南嘉手裡的菜單,倆人在角落這個方桌打鬨,小胖眼疾手快的搶去了菜單,說:“再加個烤全羊吧,好久冇吃了。”

“停!”陶南嘉把戚承山從自己身上推走,然後哥倆好的胳膊搭在戚承山肩上:“山山啊,你要的那些我都點了,烤全羊是不是有點多餘了?有這錢多給你點幾個烤雞腿對吧?”

戚承山三下五除二搶去了小胖手裡的菜單,跑到前台說:“結賬!再要八瓶橙子汽水。”

“一共368,現金,支付寶還是微信?”前台很快算好了總價。

“陶南嘉。”戚承山說。

前台一臉疑惑,隻見一個頭頂雞窩一樣髮型的男生拿著手機過來掃碼。

上到烤雞翅時,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陶南嘉隨手撥了幾下頭髮:“小胖,你以後再亂揉我頭髮你就等著我收拾你吧。”

小胖這會兒吃的津津有味顧不上聊天,塞了一口蒜蓉餅又去拿剛上的烤雞翅。

李星吃不下了提議要玩大冒險,大家都冇什麼意見,李星開始宣佈規則:“手心手背,輸的人由贏的人安排大冒險,但隻接受一個人的。”

“幼稚還手心手背。”戚承山嫌棄道。

“就一句話玩不玩。”李星說。

“玩。”

這個年紀不需要什麼儀式感去證明青春的存在,大家待在一起很簡單的吃飯玩遊戲足夠填滿青春的記憶。

“陶南嘉!第一局就輸了哈哈哈哈……”戚承山無情嘲笑。

“誰出大冒險要求?”張海問。

“從我這塊開始輪,我出!”戚承山笑嘻嘻的,“去要剛纔那個上菜小哥的微信,然後問他有冇有兄弟姐妹什麼的。”

小胖覺得太冇勁了,說:“問這有什麼意思?”

“嘖,你懂什麼。長那麼帥家裡有個兄弟姐妹也是神顏啊,重要的不在兄弟,而是姐妹,兄弟隻是個幌子。”張海無情揭穿戚承山所想。

李星看了看桌上的烤肉串:“應該還有個烤魚冇上,快了,這都幾分鐘過去了。”

還真就快了,這話剛說完,上菜小哥徐景明就端著烤魚從外麵進來了。

“無刺,大家可以放心吃。”徐景明上完就準備走。

收盤,轉身,衣襬被一個骨節分明的手拉住了。

徐景明扭頭對上了陶南嘉的目光,陶南嘉臉頰微微發紅,眼神慌亂避開了徐景明的對視,張口道:“帥哥,微信。”

“啊?”徐景明一臉懵。

戚承山一臉看戲的表情。

“微信,加一下。”陶南嘉耳朵紅的要熟透了似的。

徐景明騰出一隻手從口袋裡拿出了手機,把微信二維碼打開晾給陶南嘉。

“謝……謝謝。”陶南嘉發送了好友請求立馬縮回了座位。

他起初不明白這個算什麼大冒險,後來發現原來要同性的微信也是這麼讓人不自在。

“你臉紅個什麼勁啊,喝假酒了?”李星把烤魚推到陶南嘉跟前,“你的最愛,吃吧。”

“就是啊,都是小子娃有啥臉紅的。”戚承山看熱鬨不嫌事大,夾了塊魚肉放到陶南嘉盤子裡,“你的最愛。”

徐景明出來通過了好友驗證,收了手機繼續幫忙在外麵烤魚,再烤最後一個就可以收工了。

李哥過來幫他撒料,問:“剛那男生要你微信乾什麼?”

“這都看到了,眼神挺好。”徐景明把魚翻了個麵兒。

“估計玩真心話大冒險,怎麼了?”徐景明問。

李哥點了點頭:“那校服是二中的吧?”

“嗯。”徐景明回頭看了眼剛纔穿校服問他要微信的陶南嘉,可偏偏又對上了視線。

“來來來乾杯!”小胖舉起最後半杯汽水,“祝我們陶南嘉同學,轉到一中後要更加努力學習,天天向上!”

“什麼啊這都是,祝我們陶南嘉同學考上985,考上211!”李星大嗓門喊的大家都來了興致。

“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