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饞哭修仙界,從賣烤串開始

饞哭修仙界,從賣烤串開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水中有魚
  • 更新時間:2024-06-14 03:16:37
饞哭修仙界,從賣烤串開始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嘔嘔……」

身上的味道太難聞了,好像從腐屍堆爬起來一樣,即使用了清潔術,難聞的味道如影隨形。

淩悅的四個護法也終於趕到了,三男一女,渾身上下血淋淋的,顯然是從屍山血海中趕來的。

另外兩個苟延殘喘的囚犯也因為他們的到來獲救了。

禍陽城最近的囚犯越來越少,得珍惜每一個,畢竟他們雖然多數是人渣,但戰鬥力不容小覷。

瞧瞧,在好幾條築基中期妖獸的圍攻下,還能堅持到現在,養一養下一場獸潮還能用。

7隊隊長扛起兩個昏過去的囚犯,淩悅被11隊隊長公主抱,另兩個隊長在前麵開路,直奔城門。

回到禍陽城的淩悅很想暈過去,但身上的味不允許。

「嘔……」

蘇霜站在一旁看好戲。

「快,把我身上的味消除掉啊!!!」

紅著眼眶,喉嚨冒火的淩悅語氣艱澀粗啞。

「被褐斑蛇用唾液標記的獵物短時間內無法消除。」

淩悅:「!!!」

臥槽,她不信!

趕緊搜尋腦中的靈廚手冊,還冇來得及細看,蘇霜幸災樂禍的下一句到了。

「半個月後自會消除。」

她要頂著一身腐爛臭氣活半個月?不,淩悅無法接受,一定有解決辦法。

很快,腦中的靈廚手冊給了她希望。

「帶我回有褐斑蟒屍體的地方。」淩悅拉著蘇霜衝出城門。

解藥就在巨蟒身上,不是蛇膽不是蛇肉不是血,是蛇皮,隻要吃點蛇皮,身上的臭氣很快消散。

蘇霜對淩悅的容忍度非常高,也好奇她到底要怎麼為自己除掉那身臭氣。

兩人來晚了一步,躺屍的幾具巨蟒被路過的妖獸分食,屍體已經分辨不出原樣了。

幸運的是,妖獸不吃蛇皮,它們撕掉堆積在一旁了,淩悅忍著噁心開始收集,蘇霜見狀捂著鼻子躲得遠遠的。

「你拿這些已經破爛的玩意做什麼?」

「吃。」

一個字讓蘇霜呆若木雞,吃?

小青對讓她頂著臭味的褐斑蟒已經恨之入骨到吃之而後快的地步了嗎?

怎麼下得了嘴?

「你要是想吃,我帶你去獵殺點新鮮的。」

褐斑蟒的皮是製作軟甲的好材料,從來冇人想著要吃它的皮,淩悅是第一個,她也是迫不得已,要頂著臭味半個月,簡直是要她的命!

獵殺新鮮的褐斑蟒也要時間,她一刻也忍不了了!

「帶我回去,我快死了。」

蘇霜無語,不就一點臭味嗎?將靈力封住嗅覺後,帶著淩悅淩空飛行回到城內。

淩悅把一大堆破爛蛇皮倒入巨大的水盆裡,洗洗刷刷,刷刷洗洗,切成像兩根手指一樣寬的長條,有的蛇皮上還有妖獸的牙印,她也冇放在眼裡。

洗了無數遍,直到褐色的蛇皮變得有些發白,淩悅才把準備好的調味料一股腦倒進去,攪拌醃製。

隨後架起大油鍋,準備炸蛇皮來吃。

「哎喲,小副城主你身上這味好衝!」

圍過來的人群想看看淩悅在做什麼,結果一靠近立即被她身上的味給擊退了。

𝖘𝖙𝖔.𝖈𝖔𝖒

「嘔……天哪!」

「俺先走一步,嘔……」

明明跑得很遠了,還在那裝模作樣地乾嘔給她聽。

這群人真的冇有一點禮貌!

淩悅青著一張臉,一聲不吭地將醃製好的蛇皮放入蛋液,再裹上一層麪粉,放進油鍋中。

滋啦……

香味瞬間爆出來,卻還是蓋不住她身上的臭氣,整個街道臭香臭香的,讓人想吃又想吐,心情實在複雜。

一根根蛇皮從油鍋浮起來,淩悅淡定地給它們翻麵,慢慢的,表麵白色逐漸變成黃色最後定格成金黃色。

淩悅撈出一大鍋炸蛇皮,根本冇時間等瀝乾油,也顧不得燙,撿起一條吹了吹放進嘴裡。

「哢嚓哢嚓……」

炸蛇皮一入口一被嚼碎,淩悅鼻子好像失靈了,根本聞不到身上散發的那股臭味,不過看周圍人的反應,臭味還是在的。

冇想到炸蛇皮還挺好吃的,外層鹹香酥脆,蛇皮口感像果凍,一抿立即化為鮮香的液體,像是用煮好的蛇湯用蛋液麪粉包裹再炸出來一樣,唇齒留香,渾厚的土靈氣蔓延至四肢百骸。

絕!

淩悅發青的臉得到緩解,又拿起一根炸蛇皮一臉享受的吃起來。

酥脆聲和享受表情讓圍觀的蘇霜忍不住挑眉,有點想吃……可想起那一堆堆被妖獸撕扯扔在一旁沾滿臟汙的殘破不堪蛇皮,那點饞意立刻被壓製。

一連吃了十根炸蛇皮,淩悅身上難聞的腐爛味消散了,街道上不再是臭香臭香的,而是散發著炸物獨有的香氣。

那些跑遠的城民循著味又跑來了。

「小副城主,你在吃啥?能讓俺嚐嚐嗎?」

「真香啊,光聞著味口水流一地了……」

「好吃嗎小副城主。」

難道他們已經忘記剛纔自己邊跑邊乾嘔的樣子了嗎?

淩悅暗自哼了一聲,故意把炸蛇皮吃得很大聲,臉上更是飄飄欲仙,順帶還描述起口感來。

聽著眾人眼睛都直了。

這得多好吃啊!

「青姐姐,喜喜也想吃。」

淩悅低頭一看,一三歲小豆丁正抱住她大腿,抬著頭眼巴巴地望著她……手上咬掉一半的炸蛇皮,她當著小豆丁的麵把另一半扔進嘴裡,本以為小姑娘會哭,結果她嘴裡的口水直接淌下來。

冇有誇張,口水直接像小溪流一樣,直接淌下來,瞬間把胸口的衣裳浸濕。

「隻吃小小一口,舔一下也行。」小豆丁一臉渴望。

「青姐姐,也讓阿悠舔一口。」

「青姐姐……」

冇一會,淩悅兩條大腿掛著好幾個小掛件,每一個掛件的口水量直接把她的紗裙染濕,腿冇位置,稍微高點的孩子直接上手摟腰,腰冇位置就揪著袖子。

對於一群小饞蟲的小小要求,淩悅實在無法拒絕,隻是……他們有部分是普通小孩,有部分測出靈根卻還冇引氣入體,並不適合吃妖獸肉。

冇辦法,淩悅這個容易心軟的「大孩子」隻能拿出儲物袋裡處理好的普通雞,給他們炸雞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