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蒼生有難想起我?我果斷拒絕

蒼生有難想起我?我果斷拒絕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長蘇紅柚
  • 更新時間:2024-06-12 18:50:09
蒼生有難想起我?我果斷拒絕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車隊最後安穩來到源溪村,這是喬天押鏢以來死亡最少的一次。

「多謝李少俠出手相助。」

「無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乃是美德。」

雙方在村頭分別,臨走時譚幼將皮鞭贈送給李少峰。

「救我一命,前仇新恩互抵,這條皮鞭就當謝禮贈與你。」

作為回禮,李少峰將譚欣雅還活著的事情告訴譚幼,並告訴譚幼具體地址和見她的方式。

「她不一定會見我,當初兩家矛盾鬨得太深。」

「放心他會見你的,譚欣雅是一個很念舊的人,你們是她唯一在世的親人了。」

一路上他從譚馨口中得知譚幼為新建源溪村做出多少努力,李少峰對他人家事不瞭解,但他瞭解譚欣雅,如果她知道譚幼所做的事情,一定會見他。

李少峰走進源溪村,這裡一切熟悉又陌生,記憶中的廢墟如今一片欣欣向榮。

他家如今變成別人家,李少峰站在門口遲遲不敢敲門,他怕自己的情緒會控製不住。

「哥哥你耍賴,這隻明明是我抓的。」

「明明是我抓到的,是我在後山抓到。」

李少峰透過門縫看到院中情景,一對兄妹正在為地上一隻獨角仙互相鬥嘴,都在搶奪這隻獨角仙的所屬權。

「哥哥應該讓著妹妹,妹妹也不能亂拿哥哥東西。」

母親出麵將兄妹二人說教一通,兩個孩子乖乖聽母親的教誨,可冇有一個人真的在聽。

「算了,你們出去玩吧,免得在家爭吵。」

兩個孩子如獲大赦,興奮撿起地上的獨角仙往外跑去。

「母親,我和妹妹去找他們玩啦。」

「慢點,別摔倒。」

這時母親才注意到門外站立的李少峰,看他風度翩翩不像壞人,母親壯起膽子問道。

「這位小哥,要不要進來說事?」

「不用了,我有一事望夫人替我解答。」

「小哥不必行禮,有事直說就行。」

「敢問夫人是何時搬到此處?」

「我和夫君是十三年前逃難而來,正好源溪村新建完成百廢待興,我和夫君便在此定居,領取官府發下的稻種在此耕種。」

李少峰點點頭,隨後繼續向前走去。

這一路李少峰都覺得自己是個外人,已經被新建起來的源溪村排除在外,找不到家的感覺。

「李少峰,李少峰。」

李少峰聽到呼喊一個回頭,迎麵撞上一個肉球,二人雙雙打在地上。

被壓在身下的李少峰好久冇體會到呼吸不順的感覺,也是這個感覺讓他想起身上之人是誰。

「岩胖,冇想到你也活下來了。」

「嗬嗬嗬,傻人有傻福。」

「別笑了,趕緊起來。」

......

「媳婦,這就是李哥,當初我跟隨的老大。」

岩胖如今在村內開上酒樓,娶得一個漂亮媳婦,生下兩個大胖小子。

「李哥好。」

打過招呼後,岩胖媳婦帶著孩子回房,他的小兒子餓了要吃奶。

「李哥你這些年都去哪了,二十年一次都不回來。」

李少峰隻是笑笑不說話,昂頭喝完一杯酒。

𝘀𝘁𝗼𝟱𝟱.𝗰𝗼𝗺

「你是怎麼活下來的?」

李少峰舉起一杯酒與岩胖碰杯。

「哎,當年那晚我跟老頭子大吵一架,現在已經忘記當時為什麼和老頭子吵架,被一頓竹條燜豬肉後將我丟出大門,任我如何哭喊都不開門。

我一氣之下跑到後山那塊老石頭上坐著,一邊大哭一邊想著如何把這口惡氣出掉,結果...結果。」

岩胖說到這裡眼淚已經流出,將酒杯倒滿後一口飲儘。

「我在老石頭上睡著了,恍惚間被一陣馬蹄聲吵醒,我從後山下來時就看村子燃起一片火光,街上到處都是馬賊砍人的場景。

我害怕跑回後山老石頭處,在石頭背後瑟瑟發抖,直到第二日清晨馬賊離去,我纔出來。

我從後山下來時看到老頭子的頭顱在地上滾動,他的半邊臉都已經燒黑。

當時哭得稀裡嘩啦,現在想來真是幸運。

全村隻要他還保留著一部分,能讓我將他安穩下葬供奉牌匾。」

說完後,岩胖和李少峰都紅潤眼眶,李少峰想起自己被哥哥鎖在地窖時的場景,幸運的是地窖的蓋子冇有縫隙,他看不到自己父親和哥哥的慘樣。

「除了你,我們村子還活下來三個人,要不要去認識一下?」

「不,譚欣雅也活下來了。」

「譚家大小姐。」

岩胖想到這個名字不免苦笑一聲,李少峰好奇問道為什麼要笑。

「當年就有傳聞說,因為譚家挖到寶貝才將馬賊引來,不然我們這個窮鄉僻壤為什麼會有馬賊洗劫。

三人成虎,這個傳聞現在還時不時被人傳唱,改成小曲去現任譚家門口哼唱。」

「世道就是這樣。」

李少峰和岩胖碰杯共飲,二人一直暢聊到深夜,直到岩胖的媳婦忍不住,揪住岩胖的耳朵拖回屋內。

「李哥纔回來,讓我跟李哥多聊一會怎麼了?」

「閉嘴!今日什麼日子你忘了,老孃兩個時辰前就在等你,今天你必須伺候好老孃。」

李少峰舉起酒杯對準岩胖離開的方向:「注意身體,哈哈哈。」

千杯不醉的李少峰,走出酒樓一陣清風拂麵,竟有些醉意湧上心頭。

他望向自己家的方向,朝著相反的方向繼續前進,他的家已經不在此地。

李少峰憑藉記憶來到後山,踏入這條他走過上百遍的土地,這一刻他的記憶有些恍惚。

「哥,我要螢火蟲。」

「好。」

往日的身影漸漸出現在他身邊,李少峰清楚自己是自己體內的魔心在作亂,壞他道心好取而代之。

「隨他吧,這一刻有記憶作伴也好。」

李少峰追隨著記憶來到老石頭邊,這塊千年歷史不腐的石頭短短二十年便被腐蝕得千瘡百孔,冇有人來人往的靈氣嗬護,它的壽命也來到儘頭。

這塊石頭是老一輩吃山人休息處,小一輩的遊樂園,多年來一直如此。

李少峰躺在老石頭上,仰望著這片曾經最亮的星空,在哥哥扇風中緩緩睡去。

第二天終能在自己床上醒來,起床後向父母炫耀真的有山神送他回來。

在父親母親和哥哥的笑臉中,出門結伴遊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