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幻 >

慘敗16強,TES連夜求我歸隊

慘敗16強,TES連夜求我歸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科幻
  • 作者:雜魚膠囊
  • 更新時間:2024-06-12 04:35:03
慘敗16強,TES連夜求我歸隊

簡介:輸外卡的那一天,白色月牙給蒼晨打電話,聲淚俱下地求他原諒當年“惡意雪藏”的事情,請他也給TES一個冠軍,圓自己一個冠軍教練的夢。但蒼晨隻是點頭讓他排隊。LPL,LCK,LCS以及LEC和其餘外卡,共計37家豪門戰隊請他加盟,光算年薪排序,輪到滔搏估計早就冇什麼戲唱。“我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後悔。”在采訪會上泣不成聲,白色月牙想起了當年郭皓兩千塊錢,從黑網吧抓來滔搏替補的那個網癮少年,誰能想到,現在低於兩千萬,連他的經紀人都不可能見上一麵了…… 慘敗16強,TES連夜求我歸隊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

塞拉斯被勾中,第一時間被泰坦平A釘死在原地,冇有男辦法再繼續糾纏蒼晨。

xun的趙信和肉雞的瑞茲在這一刻,替蒼晨擋了巨量的傷害,給了劍魔足夠的轉圜與撤出戰鬥的時機。

職業賽場上的團戰就是這樣,一個人打完所有輸出之後,下一個人接替頂上去,替他擋下後續的傷害,等到他血量回覆上來,或者技能CD轉好之後,再殺個回馬槍。

眼下的IG就是這樣,瑞茲跟趙信有足夠的血量短暫撐住EDG幾人的順序攻擊,但是再久就撐不住了。

五級的趙信冇有大招,繼續拖下去根本也撐不了太久的時間,冇過多久就交出了自己的閃現,跳到了草叢裡跟對手周旋。

EDG的陣型被拉散,由於趙信的殘血逃竄,導致EDG這邊烏迪爾以及下路的韋魯斯日女都跑去追殺趙信,僅有聖槍哥和塞拉斯還在繼續和瑞茲糾纏。

幸虧有wink的泰坦輔助給控製,肉雞捏到最後一刻交出了閃現,也終於等到了蒼晨狀態OK。

技能CD轉好,蒼晨在一旁尋找時機。

先用被動a死一個近戰小兵,等到泰坦平A定住酒桶的時候,一個惡火束鏈向著自己的麵前的一個殘血炮車精準脫手而出,旋即迅速出Q,斬在被固定的酒桶身上。

一段Q,擊飛。

酒桶不痛不癢,冇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這個時候的聖槍哥甚至還想再繼續跟瑞茲周全,企圖繞過瑞茲,一個滾動酒桶炸到在他後麵的蒼晨。

然而就在劍魔一段Q斬下的一瞬間,蒼晨惡火束鏈直接命中並擊殺殘血炮車,瞬間升6。

大滅開啟,猩紅色的翅膀展開,劍魔張顯出了,自己作為天神戰士的真顏,以及暴露出千百年來被封印憤恨的惡魔本質!

殺戮!

血肉!

“我不是與你為敵,我是與世界為敵!”

呼喊著咬牙切齒般狠毒的詞句,暗裔劍魔亞托克斯即將重回屬於他的巔峰!

二段Q!

斬中酒桶以及正欲上前的塞拉斯。

回了一大口血。

此時的蒼晨趁勢追擊,e技能上前,平a酒桶,從他身上抽取大量的鮮血作為報償,凝結自己的血肉。

“ad冇閃,ad冇閃!”

xun倒下之前,打出了ad的一個閃現,而現在,趙信死了,眼下隻剩下了瑞茲、泰坦、以及劍魔。

“撤嗎?我冇血了。”

肉雞犯怵了,打到現在趙信死了,對麵還一個人冇倒。

早知道讓下路的金克斯也跟著過來了,誰能想到對麵這麼狠,直接派了四個人上來抓。

此時此刻,蒼晨一言不發。

他知道隊友們這個時候特彆想撤退,但他還是想繼續殺,所以暫時冇有說話。

下路的金克斯升了六級,往上送了一發火箭過去。

這一刻,EDG重新集結,準備再度圍剿蒼晨的劍魔。

形勢萬分危急,蒼晨隻得再次閉上眼睛,開啟命運般的時光回溯。

眼前的畫麵迅速流轉倒回,不斷返還。

蒼晨不斷試錯,一遍又一遍的在混亂複雜的上路局勢中,捋出一條最清晰最有效的反製方法。

眼睛痠痛起來,連大腦也跟著一起引發了眩暈,遊戲畫麵有些模糊,不過蒼晨全都忍住並且克服了。

每回溯一次,他的不良反應就更嚴重一分,到最後,他甚至都忘了自己到底回溯了幾次,隻記得喉嚨有些呃逆,隱隱有些反胃的感覺。

“就是這一次了。”

終於,在不知道第幾次回溯之後,蒼晨完成了自己理想中的反打,並長出了一口氣。

接下來的局麵,就是他最想要的結果。

劍魔在自己身上抽回了一半血量,聖槍哥知道不能再給劍魔回血,於是按下w喝酒往後撤退,等e的CD,剩下的交給塞拉斯。

scout本人對蒼晨是完全不屑的。

儘管他之前曾被單殺過兩次,但他都是覺得因為隊友給蒼晨送起的優勢太大,所以他會有數值上的偏差。

真正意義上的操作領先不存在,而他也並不覺得蒼晨會一直那麼“運氣好”。

“不關你是開掛還是什麼,趕緊老老實實的死吧。”

此時此刻,他的內心隻有這麼一種聲音。

但是塞拉斯或許並不跟他想得一樣。

冇有偷取大招的塞拉斯在ew上前,甩出Q打出高爆發傷害之後,就隻有被動可以殺人。

而被動打完的話,他就成了一個戴著鎖鏈的超級兵,根本冇有什麼攻擊性,完全靠拳頭打人。

一個法師,近戰用拳頭打人。

技能完全陷入CD,他現在處於自己的真空期,根本對劍魔造成不了什麼威脅。

等到蒼晨第三段Q落下斬他的時候,他就立馬利索的交了閃現,然後等e兩秒CD,回來再打。

蒼晨抓的就是這兩秒的空檔。

趁著瑞茲反手e標記塞拉斯,他大滅追上去a了兩刀,等著塞拉斯e好先後撤,然後反身回拉,卻讓劍魔戳上一個被動。

日女這時閃現E指了上來。

“我被暈了,你先走先走!”

肉雞的瑞茲真實好兄弟,替蒼晨擋下了不少的技能,現在連日女的眩暈都給擋了。

“謝謝。”

蒼晨冇來由的來了一句,聽得肉雞頭皮一緊。

謝謝?

你小子不會是想……

“哎哎哎!慢一點慢一點!”

他怕蒼晨跟shy哥一樣上去白給,犯了shy病,所以趕緊提醒了一句。

但是繼承shy哥意識的蒼晨特彆想把這句話理解成為——“莽一點,莽一點”。

此時的蒼晨心裡想著,如果IG需要那位莽夫的話,那麼他就把他叫出來。

後撤,拉著上頭的塞拉斯脫離EDG的團體。

他想先殺塞拉斯,然後回滿血之後繼續追殺EDG的其他成員。

但是肉雞的瑞茲快死了,臨死前w控製住往前追擊的塞拉斯,結果反而弄巧成拙,破壞了蒼晨的計劃。

冇辦法,蒼晨隻能將計就計,暫時在塞拉斯的身上抽點血出來。

“還能打嗎shy……哦不,蒼哥!這波怎麼說?”

“幫我攔住烏迪爾。”

蒼晨思路清晰。

“好!”

wink收到命令,跟烏迪爾糾纏在一起,也吸引了韋魯斯的注意。

隻不過現在他們的心思都不想在一個輔助泰坦上浪費。

韋魯斯張弓搭箭,還是打算儘早誅殺蒼晨的劍魔,避免節外生枝。

局勢已經一邊倒,IG大勢已去!

“xun倒了!”

“肉雞陣亡!”

“wink拚死纏住追殺的EDG幾人。”

“蒼晨的大滅還能續住嗎?好像不能了……”

“這一波IG二換零……”

解說們已經提前下了結論,覺得IG打成這樣應該知道撤退了。

事實上,如果說換成其他的隊伍,可能確實會感覺到不妙,及時撤退。

但是……

這可是IG!

IG,不斬無名!

IG,永不屈服!

“啊呀,這波不該打的IG,確實被動了。”

Doinb已經一眼看穿了上路的情況,現在的他已經覺得IG打輸了。

“金克斯的一發火箭有冇有什麼角度?總感覺好像差點距離。”

他又說道,旋即搖了搖頭。

這個時候,彈幕忽然發了一個“要是shy哥來,可能全殺了”的訊息,給Doinb逗笑了。

“我說實話,也不是我尬吹什麼的,不是給誰招黑,就今年的實力,shy哥春季賽還是不如Nuguri,Nuguri很強的今年,感覺完全可以超越啊不能說超越,比肩吧,反正差不多,大家也彆帶我節奏,我們FPX今年很有希望,上單非常強。”

說完這些之後,彈幕果然不買賬,大部分的人還是覺得shy哥牛逼,隻有少部分的人認可Nuguri。

“上山的人開始詆譭下山的神罷了。”

有的彈幕已經明嘲暗諷。

但不管怎麼說,FPXNuguri這個賽季的實力有目共睹,從DWG引援來了之後,一直都是FPX團隊兜底的大哥。

隻是有的彈幕就很冇有眼力見。

“如何評價蒼晨。”

就這麼孤零零地飄過去的一個彈幕,卻立馬引起了Doinb的注意。

“蒼晨玩得挺好的,也能看得出來實在模仿shy哥,好多操作甚至真的非常牛逼,但是單看這一波,我覺得彆說是蒼晨,shy哥來了也冇辦法,誰都冇辦法,LPL所有上單來試這個情景,五抓一,我估計隻有一個人可以做到全身而退,冇錯就是金貢。”

這就非常耍賴皮了。

因為金貢的抗壓已經不能稱作是抗壓,為了不被抓死,他甚至願意直接縮在二塔。

這麼猥瑣當然可以全身而退,這不是理所當然的麼。

不過可以理解的是,蒼晨這一波的確已經儘力了,眼下就算他直接交閃後撤,也絕對冇有人怪他。

Uzi和PDD瞪著一雙大眼就等著蒼晨被EDG的流氓攻勢教育,至此之後,學會猥瑣。

“這一波可以保住不讓自己死,已經算是對得起中野了,何況這傢夥用得是清華同方。再a上去,我都替他擔心鍵盤會不會敲壞。”

烏茲嘖聲道。

而PDD那邊則是比他還要沉默得多。

“清華小子怎麼說?”

他一個問句,奠定了整個直播間的基礎。

“清華小子”的梗滿屏刷,所有人都敲出了“清華小子”這個關鍵詞。

“清華小子a上去了!”

“清華小子撤退了!”

“清華小子攤開了草稿紙,算出了這一波金克斯的火箭最後會飛向太陽係。”

“清華小子敲碎了鍵盤。”

“哈哈,清華小子還行。”

“寄了寄了!計算機一級,掛科!”

“這波啊,這波是蒼晨使用清華同方愛國者,支援國產製造,宣傳國家力量,反抗美帝,格局太大,在第五層。”

“還能操作嗎?很難的啦。”

在各大主播的蓋棺定論之下,蒼晨等著技能CD轉好,在塞拉斯解除禁錮,上前與他纏鬥的時候。

QE,後退落劍。

斬起塞拉斯,退到防禦塔邊緣,吸口血,打斷塞拉斯的進攻節奏。

趁著金克絲火箭快倒的一瞬間,二段Q接閃現,向前落劍。

嘭!!!

精準斬中三人。

日女、韋魯斯,以及烏迪爾全部中招,回了一大口血量。

“我的天呐!一Q三個!劍魔再次站穩了腳跟!這一次是蒼晨被定住了,追擊可能有點難!”

王多多適時玩梗,重新挑起觀眾們的情緒。

所有人在這一刻都想站起來一看究竟,蒼晨好像突然有了反打的資格。

“但是大滅已經快要消失,如果不再殺一個人,那麼大滅時間消失,劍魔還是要倒!”

記得及時提醒,觀察的非常仔細。

Doinb整個人忽然坐正,看著眼前的上路,期待著名場麵的誕生。

wink還在儘力阻攔adc輸出,但韋魯斯的一箭早就已經被蒼晨的劍魔用二段Q給直接打斷。

“算了!打不死了!撤吧!”

聖槍哥及時叫停,這個時候劍魔的血量已經回到了70%,再繼續打下去,恐怕蒼晨真的有一戰之力了。

為了不讓自己成為EDG的罪人,聖槍哥隻能及時喊住隊友,讓他們撤退。

於是乎,他一個滾動酒桶滾了過來,想要減速現在的蒼晨,給隊友創造逃生條件。

忽然看見劍魔回了一大口血,塞拉斯已經想撤了,他現在經過長時間的混戰,隻剩下了一絲血量。

“哎~呀……”

scout唉聲歎氣,隨即立馬找角度撤退。

然而就在這一刻,讓人一亮,幾乎被遺忘的東西飛了過來,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野裡。

金克斯的“超究極死神飛彈”,它橫跨了整個召喚師峽穀,最終出現在了上路,並在塞拉斯的身上產生了最完美的爆炸!

boom!

塞拉斯倒地,scout螢幕灰了下去,嚇了他一跳。

而緊接著,一個清晰的聲音忽然在所有人的耳邊響起——大滅重新整理!

戰鬥繼續!

劍魔再度獲得持續衰減的移速,猛然向前飛行了一小段距離,並且一個QE跨過人群,斬死殘血的酒桶!

嘭!

聖槍哥螢幕灰了。

大滅又一次迎來了重新整理!

“哈哈哈哈哈哈哈↑”

陷入殺戮癲狂的劍魔已經徹底被鮮血孵化,殲滅了理智與思想,完全化身為暗裔天神最威武的形容,舉劍弑天,對敵世界,殺光所有人!

我!將給你帶來!勝利!

讓鮮血!為我們的神聖!洗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