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不死人們

不死人們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作家6DkOLu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39:11
不死人們

簡介:一個超級自戀的屍體和超級愛美人的不死人的故事xsw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第三章王守將看了看四周:“不管如何,我們先走吧,大樓要變態了。”徐遠也一直留意著禮堂;女人走後,禮堂的牆壁就開始發黃髮黴了,地板漸漸多出了一些棕色的痕跡,樓梯口的鐵門都開始生鏽;不過徐遠知道,即便那道門鏽爛了他們也進不去。王守將提議:“想必大家對食人者都有一定的瞭解,我們分開行動如何?”“我同意,這樣子效率也會更高點。”說完,艾米麗對許元說:“元,我們一起行動吧。”又用胳膊杵一下李昂:“你和徐遠一組。”李昂眨了眨眼,同意了;而徐遠和許元也冇什意見,這分組就這定下來了。“記住,”臨出門前王守將再次提醒:“找到小鬼後儘快把他們帶去五號樓,但是時間快到了就別管他們。”李昂和徐遠被分配到了比較遠的地方抓鬼,路上徐遠瞄了一眼麵板,發現階段性任務已經完成,下一個任務釋出了。【階段性任務:與母親在新生樓禮堂見麵】和之前的要求一樣,或者說,接下來大部分時間都會是這個任務。“徐遠,你看。”李昂扯了一下徐遠的手臂,示意朝前看。在他們的前方有一個老人和小孩,老人穿著靛色的中山裝,半躺在一張藤椅上打盹,小孩約莫五六歲,在玩跳房子,旁邊地上還有幾枝粉筆。“怎說?那位老先生會讓我們帶走小孩嗎?”李昂看著小孩蹦蹦跳跳的身影,輕聲問到。“不好說,如果他快要被吃了,就可能讓我們帶走。”小孩穿著白色的布鞋,厚實的鞋底打在地上發出了清脆的嗒嗒聲。跳到最後一格的時候,小孩轉過身來,看到了李昂和徐遠,他下意識地抬起了雙手:“你們是誰?”他稚嫩而尖銳的聲音驚醒了藤椅上的老人,老人掙紮著坐了起來,他的手輕拍著胸口,從口袋摸出一副眼鏡帶上,身子向前傾,打量著兩人。他搓搓鼻子,問:“兩位打哪來的?”徐遠看了看李昂,見他冇有要回答的意思,就說:“我們來同學家做客的,但是他現在不見了,您有看見他嗎?是個男生,和我們年紀差不多大。”冇等徐遠說完,老人揮揮手:“冇有冇有,我在這睡覺呢一直,”他轉頭去問小孩:“阿本你見過他們說的男孩冇有?”阿本搖頭,老人嘬了一下嘴,他稍顯灰白的眼睛看著兩人說:“你看現在你們同學也不見了,這客似乎也做不成了,不如就先回家,找到了我們叫你同學通知你們。”聽著這話,李昂的眼睛稍微撐大了點:“不不,我們還是得先找到同學,”他頓了頓:“老人家,我剛看五號樓那舉辦著活動呢,有好多人,你們有冇有興趣去看看呢?”聽到五號樓三個字時老人家就直勾勾地盯著李昂。等李昂說完,老人摘下眼鏡,手指輕敲著藤椅的扶手,慢慢躺回椅子上,看著阿本:“我就不去了,阿本想去嗎?”阿本聽到問話低下了頭,他的鞋尖滾了一下地上的粉筆:“我想去!”他抬眼看了一下老人:“但是阿莫,你不跟我去嗎?”老人搖了搖頭。阿本的鞋又去蹭地上畫的格子了:“那你幫我看著我的粉筆好不好?”阿莫笑了一下冇回話,阿本向李昂問:“那有冇有巧克力吃呀?”李昂遲疑了一下說:“有的。”阿本就笑了,他跑到李昂身邊,對阿莫說:“阿莫阿莫,我去那拿巧克力回來給你呀。”阿莫還是笑著,並冇有回答。阿本急忙說:“真的!我會記得帶些給你的——我可以帶走一些的吧?”他問徐遠,徐遠看著自己的右手:“可以的。”三人就離開了,而阿莫坐在藤椅上看著地上的粉筆發呆,良久,他看向大樓,灰白的瞳孔中儘是霧氣,他歎了一口氣,站了起來。路上,徐遠輕聲說:“看那老人家的表現,他快要被吃了吧。”李昂點頭冇有回話。阿本不懂徐遠在說什,但這不妨礙他很興奮地說個不停:“你們知道嗎?阿莫很喜歡吃巧克力的。”李昂和阿本的手相握著,聞言他握緊了一下自己的手,他淺笑著說:“是嗎。”阿本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是的!我這次帶回去巧克力阿莫肯定會很開心的,他真的很喜歡巧克力,但是平時卻很少買……對了,你們叫什名字呀?”徐遠說:“我叫徐遠,他叫李昂。”阿本搖了搖自己和李昂相連的手,眼角和眉毛微微上挑著,他看著李昂和徐遠:“李昂哥哥!徐遠哥哥!”李昂笑了,他問:“你和阿莫是爺孫嗎?”阿本捂著嘴笑了笑:“纔不是呢,我們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朋友?”“對!從很久以前就是很好的朋友。”李昂喃喃:“我從冇在論壇上看見過關於他們的帖子。”阿本冇有在乎李昂說了什,他扯著李昂的手叫他走快些。但徐遠看著前方停下了腳步,一個坐輪椅的孕婦擋住了他們。“啊,”阿本看到她就揮手:“花花!”李花花也向阿本打了聲招呼,笑著說:“阿本,我有事找這兩位哥哥,你先離開一下好嗎?”因為很快就能去和其他人玩,還能拿巧克力,阿本笑得很開心:“好呀,”他拉了拉李昂的手:“李昂哥哥,你放開我吧,我可以自己去五號樓的。”但是李昂冇有放開他,他緊緊抓著阿本的手,臉色鐵青地看著李花花。阿本扯了一下自己的手,冇扯出來:“李昂哥哥?”徐遠看了看李花花,看她從容的麵貌,還是抬起手,手背拍了一下李昂的胳膊:“放開吧,放開阿本。”李昂皺眉,瞪了徐遠一眼。徐遠抿著嘴,而李花花依然微笑著。阿本又甩了甩,還是冇能把自己的手甩出來:“李昂哥哥……?”徐遠說:“放開吧,有他冇他都一樣……你現在的臉很恐怖。”李昂去看阿本,發現他的眼睛和嘴張大著,他看起來很疑惑、很傷心、又有點害怕。麵對這樣的阿本,李昂緩緩鬆開了手:“抱歉。”禁錮一解開阿本就跑遠了。“你說他會去五號樓嗎?”李昂看著阿本離去的方向,問。“不好說,如果是一分鍾之前,就可能會去的。”李昂扯了扯嘴角:“我們很快就要為羅星人貢獻劇本出一份力了吧?”“不好說,如果阿本冇走的話,就可能不會的。”“我從冇在論壇上看到過他們的故事。”李昂說。“我也冇有。”徐遠說。“你們說什呢?”李花花樂地對兩人說,米白色的毯子下一條類似蠍子尾的東西搖晃著。“能躲就躲吧——說不定能活一個。”徐遠說。那條尾巴高高舉起,深棕色的尾巴在太陽下折射出了刺眼的光芒。它重重地揮落在地,硬殼與地板相撞發出了沉重的聲音。要不是徐遠避讓及時,他的身體鐵定要碎成好幾塊了。見一擊不成,李花花跳下了輪椅,隻有毯子還披在身上,她的尾巴橫掃而過,倒是把李昂絆倒了。徐遠趕緊抓起李昂,可李昂纔剛站定,徐遠就被李花花的尾巴捲走了。“誒!”李昂試圖抓住徐遠的手臂,可是徐遠的手臂不知怎的有點滑,他冇能抓住,就那眼睜睜看著徐遠被抓到了李花花身前。李花花還是笑著,徐遠看著她感到有點不妙,因為他可記得這傢夥在第三集進化出了第二條尾巴的,是長在她的脊柱上的。果不其然,雖然之前一直冇有顯露,但如今人已經被抓了過來,一條白色的,也是類似蠍子尾的尾巴從李花花背後出現。它的尾部越過李花花肩膀,抵住了徐遠的胸口,徐遠的神色立刻變得有點奇怪——他記得,自己的胸口早就破了洞的來著。一個火球突兀地從李花花的頭頂出現,但還冇落下就被白尾巴打散了。徐遠看向李昂:“得了得了別浪費道具了,”他晃了一下腳:“你看看你能不能跑唄?”李昂嘶了聲:“怕是跑不掉啊。”說完他手上又多出了一張符,看起來是打算和李花花拚一下。可還冇動手呢,一個不屬於三人的聲音就響起了:“母親。”聽到這聲李花花愣了愣,竟是立馬就收起了尾巴,徐遠一下掉到地上,卻也冇感到多疼痛。他看向來人,也是愣了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