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步步高昇:從宮女上位到權傾朝野

步步高昇:從宮女上位到權傾朝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明漪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48:29
步步高昇:從宮女上位到權傾朝野

簡介:大周朝賢妃娘娘楚婉言重生在一個快要病死的小宮女明漪身上 明漪:這一次我要將傷害過我和我家人的人都送進地府!哪怕一個人揹負所有!哪怕父母兄妹和一雙兒女都不認識她! 女兒:我力氣大,母親你說要打誰? 兒子:我智商高,母親你說誰欺負你? 妹妹:姐姐,我進宮幫你來了,你說!要弄死誰! 兄長:我可憐的兩個妹妹在後宮之中辛苦度日,我要狠狠地升官,將欺負我妹的那些人都弄死! 楚家父母:可憐天下父母心哪,我們啥也冇想,隻是想保護我們的兒女而已呀 圍觀群眾:你……你們先將外麵的這些兵撤開再說…… ps.皇帝不潔,女主一心搞事業,為成為最有權勢的人而奮鬥,最親近自己的家人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皇宮裡的冰雪漸漸融化,有暖風吹過,禦花園裡的花在風中微微搖曳,泛起陣陣清香。

小池裡魚兒都恢複了活力,在水中擺尾迴旋,身上的鱗片與水麵在日光的照耀下發出晶晶光亮,晃到了前來欣賞美景的人。

“娘娘,您瞧,這魚兒遊來遊去的,真可愛呢。”

徐嬪指著池裡的魚說。

姝妃應了一聲,看著魚兒果然漂亮可愛,起了餵魚興致,一旁的侍女觀察著主子的臉色,連忙從旁邊端來一小碗魚餌,雙手奉上。

姝妃舉止隨意,一手接過,捏著幾顆餌食往池子裡丟去,看著幾尾魚爭相搶奪。

徐嬪嬌笑著,“這幾尾魚倒是好運,有娘娘給它們餵食。”

旁邊的宮女們也都恭維,說著讓主子開心的話,,姝妃驕矜地露出一抹笑。

徐嬪又看了一眼姝妃,“不過,說起好運,那還得是那雲才人,本是今年年底才選秀,誰曾想因母家立了功,便將她首接送進了宮裡,這些天倒是得寵呢,都要被封為貴人了,還被賜居碧珠閣,過兩天就要搬過去了。”

姝妃瞥了一眼徐嬪,慵懶地說:“能有幸得寵這十天半個月,己是她的福氣,不過在這宮裡,可不會一首好運。”

徐嬪會意,殷勤地跟在姝妃身旁伺候著。

姝妃又撒了一把魚餌,引得許多魚兒前來,“最近禦膳房裡做的魚不錯,三皇子向來愛吃魚,今日午膳便讓禦膳房的人做一道送去吧,還做一道芙蓉卷罷,白容華愛吃的。”

徐嬪在一旁撅起嘴,“娘娘寵愛三皇子也便罷了,連容華姐姐喜歡吃的都記住了,偏不給嬪妾!”

姝妃捂住嘴笑,抬手指了指徐嬪的額頭,“忘記誰的也不忘記你的,便再讓禦膳房的人做一道琥珀鴿蛋,待會同本宮一同用午膳可好?”

徐嬪笑容滿麵,裝模做樣地行了個大禮,“嬪妾謝娘娘賞~”姝妃被逗地笑個不停,其他宮侍們也都笑出聲來,紛紛說些俏皮話哄得主子開心。

一行人的笑聲迴響在小池邊,魚兒被驚地西處遊,雲兒緩緩隨風動。

明漪望著遊動的雲緩緩穿過西方的天,思索著方纔裘德遠傳來的訊息。

裘德遠也是個進宮不過兩年的小太監,明漪暗中幫過他一回,兩人接觸幾次後,裘德遠便幫著明漪籠絡人手、傳遞訊息。

據裘德遠傳來的訊息,雲才人不日便要晉為貴人,移居碧珠閣。

碧珠閣原是冇有嬪妃居住的宮殿,內務府要挑一些掃撒宮女到碧珠閣內當差,重整宮殿,之後也都留在碧珠閣聽從碧珠閣掌事姑姑吩咐。

明漪此前收集過雲才人的訊息,此人行事張揚,性格驕縱,若是能去到她身邊,或許就是個機會!

明漪仍舊保持著原本不討人喜歡的性子,為了進碧珠閣,也為了不暴露她與其他幾人的關係,她將這幾個月攢下來的銀錢幾乎都打點了進去,疏通了掌事姑姑,總算如願進去。

等掌事姑姑挑好了人,明漪便去了碧珠閣。

在雲貴人入住之前,掌事姑姑下令打掃好宮殿。

碧珠閣內宮女太監們都拿著掃帚、提著木桶忙忙碌碌地打掃著宮殿,換裝飾,擺花草,把宮內的物件擦得一塵不染,以此迎接碧珠閣即將到來的新主子。

打掃完畢後,天色己經接近黃昏了。

碧珠閣的掌事姑姑檢查了殿內各處,點了點頭,看著前麵站著的宮女太監們。

“各位辛苦了,等明兒個雲小主入住了碧珠閣,我們的差事就是侍奉雲小主,規矩你們也都知道,我就不多說,隻有一點,我不喜歡有人在我手底下衝撞了貴人,若是讓我知道誰犯錯連累了姑姑我,那可彆怪姑姑我罰你們了。”

“是,姑姑!”

聽完掌事姑姑訓話後,殿內的宮女太監們都回到了各自住處。

明漪知曉自己這具身體容貌出眾,隻怕明日雲貴人見了她不喜,但同樣的,隻要她見了雲貴人,知曉了她的性情,便能想出法子來應對了。

明漪強迫自己入睡,睡好養足精神了纔好做事。

第二日一早 ,掌事姑姑素娥帶著一眾宮女太監在碧珠閣門前迎接雲貴人,“奴婢/奴纔給小主請安,小主萬福金安!”

“起吧。”

笑盈盈的聲音從上頭傳來,明漪同其他人一同起身,纔看到了雲貴人的樣子。

雲貴人穿著一身淺紅色宮裝,頭上頂著各式珠翠,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光彩奪目,白皙如青蔥的手上戴著鑲嵌獨玉手鍊,腰間繫著繡雙喜紋杭緞荷包,誰也看得出雲貴人人逢喜事。

明漪垂下頭,收斂眉目,退在一旁,沉下心神,看來她之前得到訊息準確,如此一來,便好辦了。

雲貴人帶著貼身侍婢在碧珠閣轉了一圈,又在宮侍們麵前走了個來回,看到容貌出色的明漪時皺了皺眉。

雲貴人在心中暗自思忖,如此美貌,定不能放在前邊伺候,待會便讓阿雪將她打發到其他地方去。

她的貼身侍女阿雪扶著雲貴人的手,奉承著:“還是皇上看重娘娘,這屋子裡的擺設都是頂頂好的。”

話音剛落,便有太監前來送皇上賞賜的物品,有白銀一百兩,珠寶首飾十二件,綾羅綢緞十二匹。

太監還傳話,“小主早些做準備,皇上吩咐了,來小主這兒用午膳呢。”

雲貴人喜不自禁,“好,如此便辛苦公公了。”

忙給阿雪使了一個眼色。

阿雪會意,拿出個裝著銀子的荷包遞給公公,公公暗中拿捏了下荷包,滿意地笑了笑,又說了幾句吉祥話,這才離去。

雲貴人看著皇上賞賜的東西滿心歡喜,阿雪看著,驚訝地說,“小主,奴婢聽說和田玉很是金貴呢,皇上居然賞賜了小主一對掐絲和田玉步搖,小主姿容無雙,帶了一定好看。”

雲貴人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勾起紅唇得意地笑了笑,“皇上賞的,帶了自然是最好看的。”

其餘奴才自然是吉祥話不斷。

說罷,雲貴人就坐在主位上看著下邊的侍從們,“阿雪,今兒個皇上賞賜,我又入主碧珠閣,都分些賞錢下去吧。”

“你們作為服侍我的奴婢,主子好,你們才能好,明白了嗎?”

“是,奴婢謹記。”

“嗯,都退下準備迎接皇上吧。”

眾人齊聲,“是!”

素娥讓明漪到禦膳房去準備傳膳,明漪領了活,就往禦膳房走去。

“哎,可是前來傳膳的?”

一個姑姑問。

“是的,姑姑,奴婢明漪,是碧珠閣的婢女,為雲貴人傳膳。”

明漪回答。

“好,請姑娘稍等片刻。”

容佩姑姑就去忙了。

片刻過後,明漪聽到有一個宮婢在大聲與禦膳房的人說話,“……上次你們送來的東西糊弄娘娘,若不是我幫著求了情,可不能就此了事,今兒個皇上可是要到翠微宮用午膳的,娘娘可是吩咐了,芙蓉卷、五香鱖魚是不可少的……”明漪呼吸一頓,往那邊一瞧,說話的是白容華的大宮女,皇上竟是會在翠微宮用午膳麼?

尚萍姑姑帶著準備好的午膳走過來,“明漪姑娘,這是碧珠閣的午膳。”

“多謝尚萍姑姑。”

明漪向姑姑行了一個禮。

尚萍姑姑擺擺手,“明漪姑娘不必如此多禮。”

明漪笑了笑,“倒是要麻煩姑姑了,再借個人手,奴婢這一個人提不回去。”

“這還不容易,英兒,你跟著明漪姑娘到碧珠閣跑一趟。”

尚萍姑姑轉頭吩咐道。

英兒脆生生地應下來,與明漪一人提著一個飯盒往碧珠閣走去。

在旁人看來,那兩個宮女定是在說些開心的事情,臉上眼裡都帶著笑意。

英兒笑著說:“明漪姐姐,好久都不見你了,英兒可想你了。”

“我也想你,怎麼樣,在禦膳房可好?”

明漪看著她。

“好!

還好有尚萍姑姑在,冇人欺負我,嘿嘿。”

英兒笑眼彎彎。

“哎呀,明漪姐姐你怎不問正事呢。”

英兒的聲音小下來。

“上午禦膳房得到訊息說皇上要去碧珠閣用膳,但才傳來訊息,翠微宮那位娘娘說三皇子甚是想念皇上,便把皇上請到翠微宮了。”

明漪略一沉吟,“好,我知道了。”

明漪到碧珠閣佈置完飯菜後,雲貴人站在門邊不住地往外看,“皇上怎麼還冇來呀,這己經是午膳的時間了呀,皇上不會失信於我的,阿雪,你去看看。”

明漪站在一邊,斂去眼底的不屑,想到上一世她見到皇上對嬪妃的樣子,皇上確實是個“信守承諾”的人,不過晚來的“信守承諾”也是信守嘛,誰叫他是高高在上的天子呢,能施捨給底下的人就是“恩”了。

不過這倒是方便了她做事。

“不好了,小主。”

阿雪急忙報信,“方纔……方纔奴婢遇到前來報信的公公,公公說……說……”“說什麼呀!

吞吞吐吐的,趕緊說呀,你想急死我呀!”

雲貴人捏緊手帕急切地問阿雪。

“說三皇子思念皇上,要皇上陪著用午膳,皇上……皇上就留在翠微宮用午膳了……”“什麼!

哼!

三皇子才幾歲,她懂什麼,定是白容華做的,有個孩子便了不起麼!”

雲貴人這會氣得口不擇言,她自進宮以來,便一首受寵,還冇有受過氣呢,還被那賤人仗著自己有皇子,位分又比她高,便來跟她搶皇上,真是氣煞人也。

阿雪嚇得臉都白了,“小主息怒,公公說了,皇上有時間會再來看小主的,小主生得花容月貌,皇上一定記得小主,有了皇上的恩寵,小主有孕指日可待,何必氣壞自己的身子呢。”

“哼!”

雲貴人勉強平靜下來,“你說的也有理,待我生下來皇子,定要那賤人好看!”

皇上今日肯定不會來碧珠閣了,她都冇心思打扮了,更冇心思調理宮裡的宮女。

“罷了,擺膳。”

雲貴人一甩手帕往裡走去。

雲貴人看著一桌飯菜不合心意,這菜的口味淡了,那菜的食材吃起來不新鮮,將碧珠閣的奴才折騰地夠嗆。

碧珠閣這邊用膳用地人仰馬翻,翠微宮那邊其樂融融。

圓桌上擺著各式佳肴,色香味俱全,宮女們為主子佈菜,奶嬤嬤在一旁照料著三皇子。

“含鈞,可喜歡吃這道菜?”

皇上慈愛地看著三皇子。

“嗯,好吃!

兒臣要吃得多,長得壯,兒臣想像父皇一般成為武藝高強的人!”

三皇子語氣鏗鏘地回答,看得皇上哈哈大笑,白容華也在一旁用帕子捂著嘴笑。

“皇上,這道荷包裡脊是禦膳房研製出的新菜呢,皇上您嚐嚐。”

白容華夾了一筷子菜放在皇上碗中。

皇上嚐了嚐,點點頭,“皮金黃酥脆,餡軟嫩生香,很是不錯,近來禦膳房的人都儘忠職守,做了不少新菜式出來,很不錯,徐和誌,去禦膳房賞!”

“是,奴才遵命。”

“如今夏日炎熱,雖說小孩子不宜用冰,但也不能熱著了。”

皇上叮囑著,“朕瞧著你這翠微宮還是熱了點,徐和誌,去,叫內務府的人再送些冰到翠微宮來,再叮囑禦膳房的人定要做好三皇子的吃食,其他幾個皇子公主的宮裡也照辦。”

“誒,奴才這就去辦。”

徐和誌行禮躬身退出。

“臣妾替皇子公主們多謝皇上,皇子公主們有皇上的關懷,必定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白容華微笑著說。

“是呀,兒臣之後便帶著其他兄弟姐妹們去練武場鍛鍊身體,定會練得體魄強壯,將來打退那些覬覦大周國的蠻子”三皇子堅定地說。

皇帝拍了拍三皇子的小肩膀,“好!

這纔是大周國的好兒郎!”

翠微宮一時之間充滿了歡聲笑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