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陛下!娘娘纔是您的白月光

陛下!娘娘纔是您的白月光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穀雨溪
  • 更新時間:2024-06-12 18:50:14
陛下!娘娘纔是您的白月光

簡介:前世,謝苒貴為盛世集團千金,遭遇車禍失雙親,未婚夫背叛被害,名譽掃地,命運多舛。這一世,她重生為丞相府的嫡千金,豈料這原主的遭遇竟和自己的前世如此相似…京城皆知燕王冷峻多疑、心機深沉、不喜女色,民間傳聞凡是敢碰他的女子,雙手都冇了。「瞧!謝家嫡女碰他了,估計手不想要了…。誒,你看你看,燕王殿下竟然冇有動她?難道是…」so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王爺吩咐了命屬下護送王妃進宮,所以請王妃上馬車吧!"

陳虎伸手一引,動作利落而充滿禮數。語氣恭敬又謙卑。

謝苒頷首,上了馬車。她輕抬簾幕,露出半張秀美的臉龐,詢問道:「陳護衛,你是從何處趕回來的?」

「回稟王妃,小的從西北邊關星夜兼程趕回,原本前兩日就可到達京城,因路途遙遠,中途又出了點小問題,故而耽擱了些時日。」

謝苒瞭然地點了點頭,不再多話,隨後放下了簾子。坐在馬車內,目光望向車窗外,不一會兒,她便聽到了車輪碾壓在石板上的細碎響聲。馬車行駛了許久,終於來到了皇城之內。

陳虎穩穩停下馬車,輕掀簾幕,語氣恭敬:「王妃,請下馬車吧!」

慈寧宮門口,太監高聲宣報:「燕王妃到!」

步入慈寧宮,一股檀香縈繞在宮殿,殿內裝潢也很莊嚴大氣。

她輕輕福禮「妾身謝苒給母後、皇嫂請安,母後、皇嫂萬福金安。」

皇後急忙扶起她「快起來吧好孩子,賜坐!」

「母後您看,臣妾就說苒兒看上去就是個乖巧的孩子。」

坐於高座上老太太一直未言語,似是在禮佛。過了一會,老太太終於睜開眼瞧了瞧她「嗯,確實乖巧。謝苒微微垂眸,掩蓋眼底的情緒,問道:「不知母後傳召臣妾前來所謂何事?」

太後微微一愣,隨即道:「你先不用緊張,隻是想跟你商量件事。」

"母後請講。"

「你嫁進燕王府已經半年有餘了吧,按理來說,你的腹中應有所動靜,如今王府中隻有你一位王妃,」太後說完這句話之後,目光便盯著她的肚子打轉。

謝苒內心冷笑,麵上卻波瀾不驚,溫文爾雅地迴應:「母後所言極是,隻是臣妾尚且年幼,並未考慮過生子之事。況且現在還早,臣妾不著急。」

「唉!」太後長嘆一聲,頗為惋惜地搖頭,「你還年輕啊!若是你能儘快懷上王爺的骨肉,這對咱們皇家也算是一樁喜事。」謝苒抿唇,沉默片刻後,低聲道:「臣妾遵命。」

「嗯。」太後點點頭,繼續唸叨:「你們都年輕,想法自然與我不同。不過我還是希望能早日抱上孫子纔好。」

謝苒垂著腦袋,冇有說話。

太後又絮絮叨叨地嘮叨了幾句,最後嘆息一聲:「罷了,哀家累了,你們退下吧。」

謝苒起身告辭,退出慈寧宮。

待她離開慈寧宮後,老太太臉上的表情立刻變得猙獰起來:「死丫頭,竟敢拒絕哀家!等哀家抱上孫子,第一個要治罪的就是你!」

......皇宮裡,皇後回到坤寧宮正躺在榻上休憩。

她閉著眼睛,神態祥和平靜。

「娘娘,」貼身嬤嬤輕手輕腳地走近榻邊,小聲道:「太後派人來通知奴婢,說是明日要去皇陵祭祀。」

「祭祀?」皇後倏地睜開眼睛,「她怎麼突然改變主意了?難道是因為皇上病重?」

「奴婢也不清楚。」貼身嬤嬤搖了搖頭,「隻是太後派人傳話,讓咱們明日一早啟程。」

𝖘𝖙𝖔.𝖈𝖔𝖒

皇後沉吟片刻,緩緩道「你覺得她此番派人來,是什麼意思?」

「奴婢愚鈍,實在猜測不透。」嬤嬤搖了搖頭,「不如娘娘派人查一查,若是有訊息了,再稟報娘娘?」

皇後輕輕頷首「嗯」了一聲。

謝苒回到王府之後,便被叫到了書房。陳虎已經在那裡候著了。

「王妃,這是太後孃娘特地讓人送的。」他將一卷畫軸呈給謝苒,語氣恭敬而謙卑,「太後孃娘說這是您的畫像,讓奴才務必親手交給您。」

「哦?」謝苒有些詫異,接過畫軸,展開一看,竟然真是她的畫像。她有些驚訝地看著畫卷,心中暗忖,這老太婆倒是個識貨的。

謝苒拿著畫卷仔細欣賞了一會兒,心中感慨不已,果然是名師手筆,畫工栩栩如生,精緻非凡。

她抬起頭,看向陳虎,輕聲問道:「母後是否還提及了祭祀的事?」

「回王妃,太後孃孃的確提及,但並未明確要求王妃親臨。」

謝苒點了點頭「好,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晨曦微露,天邊那一抹淡金逐漸暈染成了一幅華美的錦緞。宮門外,清脆的馬蹄聲在寧靜的空氣中盪起漣漪,一輛裝飾華麗的馬車,沿著石板路徐徐前行,車輪軋過的痕跡,彷彿是歲月留給這座皇城的低語。

車內,皇上的龍顏、皇後的鳳姿,以及燕王與燕王妃的尊貴,共同構成了一幅動人心魄的畫卷。他們輕抬車簾,目光穿透晨霧,望向那座承載著皇家尊嚴與神聖的皇陵。

皇陵的牌匾在朝陽的洗禮下閃爍著耀眼的光芒,每一處雕樑畫棟都彰顯著皇家的威嚴與尊貴,氣勢磅礴,讓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敬畏。

馬蹄聲在宮門口停下,車伕恭敬地掀起簾幕,皇上、皇後孃娘以及燕王燕王妃,一個個步履從容地走下馬車。宮門口的侍衛們齊刷刷地跪了一地,聲音如潮水般漲落,莊嚴而有力。「參見皇上皇後孃娘!燕王燕王妃!」

眾人輕輕頷首,步履堅定地踏入皇陵,皇後孃娘在直至距離墓碑三十步之遠,她才如雕塑般停駐。

娘娘?隨侍的宮女輕聲呼喚,眼中流露出疑惑與關切。

皇後孃娘回首,語氣淡然卻威嚴十足:「在此靜候。」

「娘娘……」宮女的心中雖有千言萬語,卻隻能化作一聲輕嘆,默默守護。

皇陵之內,墓碑林立,如同忠誠的衛士,守護著皇家的英靈。先帝的陵墓居於中央,綠樹環抱,花草叢生,一片寧謐祥和。

皇後孃娘緩緩跪下,雙手合十,她的祈禱如同春風拂過,「父皇,兒媳攜子孫前來拜謁,願您在天之靈,安享永恒的寧靜。」

淚珠沿著她的臉頰悄然滑落,落在華麗的衣襟上,閃爍著晶瑩的光芒。

宮女適時遞上手帕,聲音柔和如春風:「娘娘,請拭淚。」

皇後孃娘輕輕搖頭,接過手帕,輕拭淚痕,緩緩站起,語氣堅定:「本宮無礙。」她輕輕抹去眼角的淚珠,挺身而立,莊嚴地說:「本宮與燕王妃先行跪拜。父皇,願您在天之靈,庇佑我國,國運昌隆,百姓安居樂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