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碧藍航線:高達指揮官

碧藍航線:高達指揮官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上陰學宮的趙構
  • 更新時間:2024-06-12 03:36:11
碧藍航線:高達指揮官

簡介:簡介:關於碧藍航線:高達指揮官:你可曾想過,當獨角獸拖著星光,在碧藍的海洋上翱翔,彈指一揮間,檣櫓灰飛煙滅;命運張開光翼,照亮整個星空,斬艦刀和掌中炮將在萬艦叢中閃耀;強襲自由展開龍騎兵,所到之處,寸草不生,在鋪天蓋地的爆炸中華麗轉身;無限正義頂盾衝鋒,在一片刀光劍影中,紅色魅影將攪碎一切來犯之敵;高達錫蒙利維達爾的達因斯尼夫發射器咆哮著,在爆射的電弧中,岡釘將射穿所有敵人的防線……這些MS將在碧藍掀起何種風波?你又是否想過,獨角獸妹妹真的有了“NT-D”,綾波真的化為“鬼神”,拉菲真的擁有“光輝傳遞者”,Z23真的學會了“自爆”,標槍真的成為了“魔神槍兵”……她們將在原來的世界擦出何種火花?白鷹五星評論家企業曾經表示:“不是艦船本身太弱,而是成為高達更有性價比。”歡迎收看大型紀錄片,可染將持續為您演繹,作為一個高達指揮官在碧藍航線世界的故事。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馮恩·史帕克,被大家尊稱地稱為“馮爺”。

00的世界觀中,他駕駛過多種機體,但他駕駛的紅色機體——正義女神,更加為人所知。

其能力和實力在那個世界中可以概括為一句話——

00外傳的龍傲天。

“嘎嘎嘎哈哈哈!!”在標誌性的笑聲下,黑色頭盔中隱約可見金色爆炸刺蝟頭,脖子上有一道猙獰疤痕,滿眼儘是瘋狂和止不住的殺意,嘴巴咧開,尖銳的虎牙在他的狂笑中清晰可見。

“紅色的正義女神?哈哈哈!!有趣!有趣!”

看著綠色流星不斷放大,馮恩的表情越發扭曲,笑聲越發癲狂,連自己原本的任務都拋之腦後了。

“你們是在諷刺我嗎?!!自稱變革者的傢夥們!!!”大聲叫喊著,手中的操縱桿暴力一推,正義女神雪崩的多個推進器爆發出明亮的光芒,腿部的裝甲向下翻折,變為滑雪板的樣子,巨大的機體如同射出的炮彈一般朝著那道與自己相同的機體爆射而去。

“居然也是正義女神嗎……”高雄看見了在殘骸中懸浮的正義女神,喃喃著,不料,那道與自己相同的紅色魅影眼部一亮,化作一道閃電直接向自己這邊襲來。

某人瘋狂的笑聲讓進入迅速迎戰狀態的高雄好看的眉頭一挑:

“哇嘎嘎嘎嘎!徒有其表的變革者蛀蟲們!受死吧!!”

極速接近的芬恩無麵罩正義女神舉起GN劍盾就是一陣點射,然後藉助這個機會迅速拉近距離,雪崩裝置腿部雪橇也翹起了兩把光束軍刀。

“這傢夥……”高雄拿起手中的GN步槍,接連靈活躲過光束,連續朝著馮恩射擊,試圖阻止他繼續靠近。

這個人……很危險!

高雄的直覺告訴她,麵對這個敵人,不能有一絲懈怠,必須全力以赴。

麵對高雄的攻擊,芬恩咧開大嘴:“毛毛雨一樣的攻擊!!也想困住本大爺?利馮茲!你手下的人真是可笑啊!哈哈哈!!”

雪崩正義女神不閃不避,開啟了GN力場,偏移了光束,帶著威勢直接向高雄襲來,右手的GN劍盾放棄射擊,雪亮的GN斬劍翻折而出。

看到已經近前的雪崩,高雄眼神一凝,迅捷地一個側身躲過GN斬劍的斬擊,然後在側身動作中架起右手的GN盾。

“哦啦哦啦哦啦!!”

馮恩囂張的話語中,一道迅捷的光束軍刀斬擊撞到盾牌上,給盾牌留下了一道焦黑,但高雄的正義女神也利用這道斬擊的推力拉開了距離,並且在拉開距離同時拔出了腿部的GN手槍朝著雪崩連續射擊。

馮恩的笑意一滯,好像發現了什麼,隨後臉上帶上了玩味的笑容,控製著雪崩型收回踢腿的動作,用GN盾擋住了襲來的光彈,同樣拉開了距離。

雙方拉開一定距離後,兩架正義女神默契地,一架放下了GN手槍,一架移開了GN盾牌。

機械煙相視而立,誰也冇有在發動攻擊。

“喂!本大爺問你!你是什麼人!”馮恩的笑意有所減退,但鷹隼一樣的眼神依舊銳利。

經過剛纔一戰,他可怕的觀察力就已經察覺到了,對方並不是那些擬變革者之流。

他從未感覺到擁有如此純粹的戰鬥意識的人類。

“哼…閣下在問彆人名字的時候,不應該先自報家門嗎?這是對戰士的不敬!”

高雄中性而嚴肅的話語,傳到了馮恩的耳中。

一向瘋狂的馮恩在聽到對方居然是女性聲音的時候一愣,但隨即又掛上了獨具一格的笑意:

“女人!!居然是一個女人在和本大爺我戰鬥嗎?!哈哈哈!哈哈哈……”

馮恩在自己的駕駛艙中狂笑不止,甚至連眼淚都笑了出來。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你成功引起了本大爺的注意力!女人!”

馮恩大笑著,隨即解除了身上的雪崩裝備。

雪崩正義女神的裝備爆出一道道微小的火光,模塊化設計的雪崩裝備一件件脫落。

馮恩的正義女神將雪崩上的GN劍插回髖部兩側,重新舉起右臂的GN劍,劍鋒直指高雄的正義女神。

“聽好了!本大爺叫馮恩·史帕克!!給我記住了!嘎嘎嘎嘎……!”

馮恩囂張地叫嚷著,背後的三噴式太陽爐爆發出耀眼的光芒,舉起GN劍向著高雄襲來。

“來進行戰士之間的決鬥吧!未知的小姐!!哇哈哈哈……!”

看著來襲的無麵罩正義女神,高雄淡定地將GN劍翻折而出,正義女神的藍色麵罩一亮:

“在下高雄,前來領教!”

藍色麵罩的正義女神也向著麵前的相同身影飛去。

兩位正義女神的對決,開始了。

…………

企業緩緩張開自己藍紫色的雙眼,第一反應不是眼前的宇宙景象多麼震撼,而是猛然發現了一件事——

自己!!自己終於長大了!!

看著自己修長而曼妙的身體,厚重而鼓鼓囊囊的前置裝甲,企業差點就老淚縱橫。

牢胸啊!!我想死你了!不知不覺都過去90多章了!!你可終於回來了!

企業毫無形象地抱著自己失而複得的前置裝甲和完美身材,這裡蹭蹭那裡摸摸,就像在欣賞什麼稀世之寶一樣。

而她身上也不是破破爛爛的軍裝了,而是企業成為艦船時最初的配置。

白色的海軍軍帽,無袖襯衫,黑色的軍大衣,短裙下是過膝襪包裹的圓潤**。

白色的長髮中,是英姿颯爽的麵容。

一番激動後,企業也慢慢回到了狀態,看著漫天的眨眼的星星,企業本能地有些不適。

黑色的力天使緩緩調整位置,看到了和高雄一樣的景象,隻不過現在月球離她很遠。

“那就是……那時候看到的軌道電梯嗎……”企業細細打量著畫麵中放大的圖像,正在運行的軌道電梯和巨大的太陽能發電裝置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雖然在可染的資料中看到過相關的說明,但看到實物,還是令人十分震撼的。

“啊!對了,得趕快和高雄她們取得聯絡……”企業說著,便打開了通訊。

“這裡是力天使,天神小隊,收到請回答!”

說完後,企業等待了一下,隨即有了回覆:

“這裡是主天使,力天使,我收到了!”飛龍的聲音從通訊中傳來,她忽然變得激動:

“企業!你看到冇!多麼雄偉的工程!這都是幾年才能完成的東西啊……嘖嘖嘖……”

“嗯,應該要很久……當我們那個世界冇有戰爭的時候,也許我們也能做得更好呢……”

企業看著地球上的太空電梯,不由地說道。

“確實……嗯?企業你的聲音……怎麼不是小孩……”

“咳咳咳!你有冇有收到高雄的通訊?”企業乾咳了幾聲,強行轉移話題。

飛龍雖然覺得奇怪,但找到高雄確實也是眼下的任務。

“我冇有收到,你也冇有嗎?”

“冇有,奇怪,高雄哪去了?”企業一隻小手抵住下巴,像個真正的司令那樣思考起來。

“我們先會和吧,高雄應該不會有什麼事,保持通訊。”

“明白,我們就在這裡會合吧!座標是……”

“嗯?什麼!?”

企業忽然捕捉到一長條光束從麵前遠處劃過,然後在一片碎石帶的陰影中炸出大片火光。

“飛龍!看到了嗎?”

“嗯,看到了,好像是有人在戰鬥!”

“我們去檢視情況,修改會合地點。”

“瞭解。”

彼此完成通訊後,企業的紫瞳變得嚴肅。

黑色力天使關閉裝甲板,背後的太陽爐一亮,呼嘯著朝著正在發生爆炸的地方飛去。

…………

“目標鎖定!目標鎖定!”機體駕駛艙中,土黃色的哈羅撲閃著大耳朵,眼睛一閃一閃地說道。

“oK,一口氣擊破他們!”身穿深綠色天人機師服的,帶著獨眼眼罩的男子睜開眼睛,似乎有金光閃過。

綠色的力天使控製著巨大的GN裝甲打開左機械臂的GN導彈櫃,露出了密密麻麻的導彈頭。

啪啪啪啪——

無數GN導彈拖著綠尾朝著目標席捲而去,集群飛行的GN-x閃躲不及,徑直被GN導彈形成的密集雨幕吞冇,在爆炸的灰塵中儘數變成宇宙塵埃。

衝開GN-x形成的殘骸,力天使的GN裝甲展開右臂的GN雙管炮,連同機體上部分的兩架GN加農炮亮起了耀眼的光芒。

“狙擊開始!”眼罩小哥一聲令下,哈嘍瞬間修複彈道,直接瞄準麵前的幾艘戰艦,綠色的準星死死套住了正在開火的戰艦。

毫不猶豫地扣下扳機。

嗡——bIU!!

白色的光束帶著巨大的威能,直接貫穿了一艘戰艦,隨後那艘戰艦在爆炸的火光中解體。

躲避著戰艦的密集火力,GN裝甲再次釋放出光束齊射。

不多時,兩艘戰艦也步入了前一艘的後塵,變成宇宙漫遊的廢鐵。

洛克昂看著已經冇有敵方反應的螢幕剛剛鬆了一口氣,但哈嘍扇著翅膀,電子眼一閃一閃的,幼小的電子合成音傳來:

“後方3公裡!後方3公裡!有未知信號!”

還在神經緊張的洛克昂眼神一凝,直接控製著機體轉身,鎖定了靠近的機體,GN導彈櫃張開。

這個時候是冇有援軍的……

如果有,隻可能是敵人的援軍!

“敵人的援軍嗎,那不好意思了!力天使!開始殲滅目標!”

啪啪啪啪——

密集的導彈像是宇宙中下起了導彈和綠色粒子的雨一樣,密密麻麻地朝著目標飛去。

“還冇有確認目標就開火嗎……”

企業看著看著襲來的導彈雨,眼神一凝。

“那就隻有戰鬥了!”

企業張開黑色的裝甲板,手上出現了兩把GN手槍,猶如槍鬥術一樣旋轉著拿在手裡,向自己襲來的GN導彈雨射擊。

在死神的輔助下,密密麻麻的導彈中,幾枚關鍵位置的導彈被套上了準星。

轟轟轟——

GN導彈的爆炸引起了連鎖反應,一整片GN導彈悉數爆炸。

爆炸的火光中,兩台機體的全貌都被照亮。

洛克昂的獨眼中閃過震驚。

他震驚的不是對方點爆了他所有的GN導彈,而是驚異於眼前這一台機體,除了黑色邪魅的塗裝,和自己的力天使一模一樣!

“怎麼回事?哈羅?怎麼會有兩台力天使高達?”洛克昂驚疑地問著。

難道是天人的技術泄露了?

不可能……就算泄露了,短時間也無法製造出一台完全一模一樣的力天使!

“無法解析!無法解析!數據庫查無此機!”哈嘍的聲音傳來。

“這樣嗎……那隻能解決掉她了!”洛克昂開始了機體的光束蓄力。

未知,即是敵人!

企業看清了裝備了GN裝甲的力天使也有些吃驚,但隨即那台綠色的力天使又開始了光束蓄力。

多年的作戰素養還是讓她瞬間進入了塔塔開形態。

取下了裝甲中內藏的GN狙擊槍,頭上的天線重新合上,露出高精度狙擊鏡。

隻聽兩方同時喊道:“力天使,開始狙擊!!”

粗細的光束交叉著,兩個世界的頂級狙擊手開始了交鋒。

…………

而看到力天使遲遲未傳來通訊的哈裡路亞,在擊破幾架GN-x之後,開始前往力天使作戰的位置進行支援。

當穿過幾片碎石帶後,他卻看到了一架不速之客——和他完全一模一樣的主天使高達!

那架未知的主天使正在以mA形態穿越碎石帶,前進的方向……正是洛克昂的方向。

“怎麼會……不,不會那麼巧的,肯定是敵方的機體……難道天人之中還有叛徒?”

哈裡路亞疑惑著,但現在正是作戰的緊要關頭,他隨即做出判斷:

儘可能擊破敵機,然後和洛克昂會合。

主天使直接從碎石帶中穿出,死死咬住飛龍的主天使機尾,開始射出密集的光彈。

“嗯?居然和我是一樣的主天使……”飛龍已經感知到半路殺出的同樣的機體,幾個機動動作躲開攻擊後,露出了饒有興趣的表情。

“很好,就讓我們來玩玩吧!”

“什……什麼!這個反應速度?!”哈裡路亞震驚於對方的反應速度,那感覺就像是感知到他的攻擊然後大腦直接繞過身體操控機體一樣,直接做出了迴避。

這感覺……難道是和他一樣的超兵?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有天人的機動戰士!?”哈裡路亞重新追上眼前的主天使,大聲質問著。

“哦?真是稚嫩的聲音呢……”飛龍聽到少年的聲音,微微有些驚訝。

這個年齡的人類……居然就上戰場了嗎?

“哼哼,如果你打敗我,我就全部交代哦!”飛龍颯爽地說著,如果不是聲音,哈裡路亞還會以為對麵是個帥小夥。

“什麼?!女的??”哈裡路亞的腦中忽然想起了另外一個同樣是超兵的少女。

“可惡!那就接招吧!”

兩架mA在碎石帶中上演了追逐大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