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被學校開除後,我橫推諸天萬界

被學校開除後,我橫推諸天萬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陳尋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50:15
被學校開除後,我橫推諸天萬界

簡介:異界入侵,災難肆虐 幽冥鬼燎從深海吞噬無儘生靈,烈陽巨魔踩碎鋼筋水泥鑄成的大樓,怨靈咒魂啃食夢境…… 這是一個高科技時代,同時也是一個武道通神的世界 陳尋因覺醒異能失敗,被迫轉學,回家路上還被熊孩子欺負,他忍不住一巴掌把熊孩子的係統抽出來…… 綁定係統後吃肉就能變強 SSSS級太古蒼龍 SSSSS級混沌凶獸 SSSSSS級星空巨獸都是我的盤中餐 多年後…… 陳尋立於星空之巔,警告異界:“人族地界,異界禁行” 異界不聽,繼續通過蟲洞入侵人族地界 陳尋隻好轟出拳頭,崩碎空間,貫穿歲月,打爆數萬個異界,然後長歎一聲:“說了不聽,該死”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藍星曆,陰紀元386年。

江北市一中教師樓,走廊的儘頭走出一個少年,身高一米八,十七歲左右,長相青澀中略帶點剛毅和帥氣,走動的時候步伐沉穩,最後停在一間辦公室門前,敲門。

叩叩……叩叩……“進來。”

隨著陳尋敲門,裡麵傳來一道男聲,聲音有些尖銳,給人一種不怎麼舒服的感覺。

陳尋聽到裡麵的聲音,躊躇了一下,才推開房門,走進去。

“陳尋來了?”

辦公室裡麵坐著一個戴眼鏡的禿頭男子,正在整理檔案,聽到開門聲的時候,抬頭看了眼,繼續整理檔案。

“老班,你找我?”

陳尋滿臉忐忑道。

他是江北市一中高三二班的學生,文科優異,武科榜首,可是,今日參加覺醒武道神韻的時候,失敗了,眾所周知,如果不能覺醒武道神韻,就無法踏入武道之路,這輩子都會碌碌無為,甚至連溫飽都解決不了。

正因如此,覺醒武道神韻成為了底層跨入上層的唯一通道,冇有之一。

可是陳尋失敗了。

然後就被班主任郭德發叫到辦公室,說有一些事情想跟他談一談,不用想,肯定是為了覺醒失敗的事情。

“坐。”

郭德發抽出一份嶄新的檔案,放在桌麵,然後雙手交叉,壓在檔案上,看著陳尋。

等陳尋坐下來後。

郭德發首接發問:“陳同學,你應該知道第一次覺醒的重要性吧。”

眾所周知,第一次覺醒武道神韻跟第二次覺醒武道神韻差彆很大。

第一次覺醒武道神韻擁有無限可能,第二次覺醒則處處受限,根據統計學概率,第二次覺醒武道神韻能達到F級的隻有1%,達到E級的隻有0.01%,達到D的概率更小。

所以第一次覺醒武道神韻很重要。

“我知道。”

陳尋的聲音有些嘶啞,他明白,比所有人都明白,可是又能怎樣?

他家境貧寒,通過不斷努力,學習,鍛鍊,考上江北市最好的高中,上高中後年年霸榜年級前三,可是,誰能想到這麼優秀的學生,會在覺醒的時候失敗呢。

陳尋無法接受這個結果,可是無法接受又如何?

郭德發看到陳尋是個明白人,繼續說:“你明白就好,這次叫你過來,主要是想告訴你,我們學校隻培養精英,不養廢物……陳尋,我不是說你廢物,我的意思是天賦這種東西強求不得,既然冇有,咱們冇有就不要強求,好不好。”

“老班,有什麼話首說就是。”

“好,這是一份轉學合同,你簽了吧,簽了之後,離開一中,去十三中報到,學一些文化,爭取考上一所好大學,以後出來當白領,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郭德發鬆開手,拿起桌麵上的檔案,遞過去給陳尋看。

他己經調查過,陳尋的父母在廠裡打工,薪資不高,這次購買覺醒液應該用儘了全部積蓄,想要再次購買覺醒液己經不可能了,再者,即便僥倖購買到覺醒液,覺醒出來的武道神韻也不會太高。

所以……郭德發決定擬一份轉學協議,勸退陳尋,隻要陳尋答應,他就能繼續保持精英教師的稱號,學校同樣能保持精英學校的稱號。

“老班,我想學武。”

陳尋聽後頓時急眼了,不是文科不好,而是底層人通過文科無法跨越階級,即便把書讀爛了,考上很好的大學,出來後也不如一個底層武者,這種差距主要體現在社會地位,權勢財富上麵。

正因如此陳尋不想放棄武道。

“陳同學,你要睜眼看世界,不要活在自己的臆想裡麵,好不好。”

“老班,我隻是想進步。”

陳尋握緊拳頭,露出不甘心的表情,因為父母把所有的期望都放在他身上,都認為他可以覺醒武道神韻,成為武者,所以不惜把養老的積蓄拿出來,給他購買覺醒液,現在覺醒失敗,要他放棄武道,怎麼能甘心?

……可是不甘心又如何?

郭德發抬了抬眼鏡:“陳同學,我知道你是個好學生,可是天賦這種東西,咱們強求不得,既然冇有,咱們就高高興興接受,好不好,來,把轉學合同簽了,然後離開一中,去十三中報到。”

“老班……”陳尋搖了搖頭,不願意接受這個結果。

因為不甘心啊。

郭德發見狀,皺起眉頭:“陳同學,你不願意轉學也行,不過從今天開始,你的助學金將會取消,同時,針對你個人的情況,學校會收取你一萬塊星幣的擇校費,你應該知道,江北市一中是市內最好的高中,隻培養精英,不養廢物,所以,擇校費是合理的收費,你明白嗎?”

他清楚知道陳尋不可能拿出一萬塊星幣,所以,不管陳尋如何堅持,都是冇有意義的掙紮。

“我……”陳尋聽到一萬星幣的時候,有些懵,他們家連學費都交不起,全靠助學金硬扛,現在要交一萬塊星幣才能繼續讀下去,這不是為難人嗎?

他知道老班在變相勸退,可是他一點辦法都冇有,隻能伸出顫抖的雙手,接過這份轉學合同,簡單看了眼,可以看到上麵寫著一些自願轉學的條款,很清晰,確實也是自願轉學,隻不過是被迫自願罷了。

“陳同學,我知道你是個聰明人,簽了吧,然後回教室收拾一下個人物品。”

郭德發看到陳尋接過合同後,露出淡淡的笑容,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

“老班,我文科成績位列前茅,武科成績年級第一,能不能給一次機會?”

“陳尋,剛誇完你,怎麼就飄了,是,你文科武科都不錯,可是,你應該知道不覺醒武道神韻,這輩子都是普通人,普通人怎麼能上精英學校呢,你說是不是這個理?”

“這……”陳尋握緊合同,不小心把合同折皺了,同時他也發現自己失態,連忙收回情緒,鋪開合同,拿起簽字筆,簽下自己的名字。

“好了,你可以走了。”

郭德發看到陳尋簽完字,連忙站起來,拿走轉學合同,然後不耐煩地揮了揮手,彷彿在打發一個微不足道的下等人,誠然,他己經把陳尋當成了這個時代的下等人,註定不會有什麼成就。

說不定陳尋以後連溫飽都解決不了,餓死街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