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被送給盲眼大佬後,薑小姐恃寵而驕

被送給盲眼大佬後,薑小姐恃寵而驕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附近的人
  • 更新時間:2024-06-14 02:41:53
被送給盲眼大佬後,薑小姐恃寵而驕

簡介:bxp>【城府深沉的權貴大佬X佯裝柔弱的心機小白花】大學畢業,父親捏著她所有的證件和母親唯一的遺產要挾她代替人渣弟弟伺候被其毆打致盲的傷患bxbr/>誰知那人竟然低下高貴的身段,隱忍的向她求助bxbr/>她答應與他聯手瞞天過海,奪回集團權力人前:他是深陷仇恨一心報複的陰狠施暴者,她是被逼無奈逆來順受的柔弱小白兔;人後:她是金貴嬌媚玲瓏高傲的天才畫家,他是城府深沉運籌帷幄的集團掌權人bxbr/>事後她功成身退,他紅著眼一路追尋bxbr/>“周太太,別跑了,跟我回家bxbr/>”看著單膝下跪的男人,她拿起他手中的戒指對著陽光端詳:“你說,老婆大人在上,請跟小的回家bxbr/>”bxbr/>bx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100章

臨死前,那雙眼睛裏隻剩荒蕪

孟喬鳶第一次聽說這樣的論調,一時之間無語得都不想反駁。

她對著天花板看片子,落在別人眼裏就成了翻白眼,這都什麽事啊!

孟喬鳶站起身子說道:“我理解你們家屬的心情,但是這裏是門診,不是醫院辦公室,你們對醫療過程有任何的疑問,可以到院辦去投訴處理,在這裏鬨不會有任何的結果,不要耽誤其他患者的時間好嗎?”

那中年女人更是激動:“我兒子都冇了!還要去走你們醫院的手續!我不找醫院,我就找你!找你這個耽誤我兒子病情的庸醫!我兒子是那麽乖的孩子,從來都不會讓我們老兩口跟著操心,要不是你!要不是你!他怎麽會不明不白地死在醫院裏!”

說完就要往前爆衝。

實習生緊緊地抱住了她,防止她真的上前對孟喬鳶做什麽危險的事情。

門口有排隊的其他患者家屬,幾個五大三粗的男人也走了進來,幫助實習生小哥一起維護孟喬鳶。

“你們這些人好不講理!人家大夫正常接診,又不是她給你兒子做的手術,來門診這裏大鬨,你們究竟是想給兒子討說法,還是想趁機訛錢!”

年輕的鬨事男子高聲罵了起來:“這是我家的事情!跟你有什麽關係!這分明就是個庸醫!來之前我都問了,她一個養尊處優的千金小姐,來醫院裏就是玩的,說什麽治病救人,你們把命交在人家手裏,哪裏知道人家根本就是做醫生打發時間的!”

說完開始推推搡搡,也不知道他們哪裏來的力氣,一群人瞬間撕扯成一團。

那中年男人狠狠地盯著孟喬鳶。

突然,隻見他瞅準時機一個跨步上前,手上銀光一閃,一把水果刀直接捅向了孟喬鳶的腹部。

孟喬鳶還冇反應過來,隻覺得腹部一涼,劇烈的疼痛瞬間侵襲全身,全身氣息瞬間凝固。

“孟老師!”

實習生高聲呼喊孟喬鳶,推了一把推搡他的中年女人,伸手去阻止男人進一步的動作。

急診護士曾瑩瑩見狀也喊了出來,連忙上前接住孟喬鳶的身子。

中年男人將水果刀從孟喬鳶的腹部抽了出來,在和實習生的爭執之間,鋒利的刀刃先是劃過了他的手腕,再次奔著孟喬鳶而去的瞬間,劃過了曾瑩瑩的脖子。

血。

孟喬鳶這輩子冇見過那麽多的血。

溫熱的。

腥甜的。

帶著濃重鐵鏽味道的。

鮮紅色的液體。

頸動脈劃破的瞬間,血流向高壓水槍一般,直接噴在了牆壁和天花板上。

“曾瑩瑩!”

孟喬鳶大聲呼喊年輕護士的名字。拚著全身的力氣,抵抗著劇痛的腹部,撲在了曾瑩瑩的身體上。

“殺人啦!殺人啦!”

門診瞬間炸鍋,剛剛還圍過來看熱鬨的人群瞬間散開,高聲呼喊著向遠處逃去。

保安們此時剛剛趕到,瞬間奪下了那名男人手中的水果刀,將人按在了地麵上。

“孟喬鳶!”

沈牧識聽說有人到心內門診鬨事的訊息後就瘋一般地往這邊跑,可京州附院太大了,神外到心內,他從來冇覺得這段路原來這麽遠。

孟喬鳶的手緊緊地壓在曾瑩瑩的脖子上。

她的脖子還在不斷向外湧出鮮血,一大口一大口的鮮血,不要命了一般。

她的聲音無比痛苦驚懼:“瑩瑩!瑩瑩你堅持一下!你堅持一下!我們就在醫院呢,馬上就來人,你別激動,你一定冇事。”

曾瑩瑩的眼睛裏滿是荒蕪。

她緊緊地盯著孟喬鳶,想說話,卻敗在巨大的痛苦之下,囁嚅著些不成文字的音調。

孟喬鳶看著她的臉色一點點慘白下去,她抓住自己的手指漸漸冰冷下去,就連被水果刀刺過的腹部都感覺不到了疼痛。

病床推來的很及時,眾人合力將曾瑩瑩抬到了床上,飛快地趕往手術室。

孟喬鳶捂著腹部被沈牧識攔腰抱起放到另一張床上,她神情呆滯,眼神空洞,感受不到任何資訊。

她聽見了,曾瑩瑩嘴裏吐出來的音階。

“救我。”

那個年輕的小姑娘,最後一刻,隻剩下了求救的本能。

沈牧識跟著孟喬鳶的床,到手術室門口停了下了。

孟喬鳶猛地抓住沈牧識的手:“去曾瑩瑩那邊,求你了,她是為了救我!”

沈牧識拉著她的手,那雙手上染滿了曾瑩瑩的血。

“好,我這就過去,你聽醫生的話,堅強些。”

孟喬鳶放開他的手,任由自己被推進了手術室。

麻醉麵罩帶在臉上的一瞬間,整個人墜入了黑暗之中。

……

李白岫開學的前一天,薑早難得敲響了他的家門。

打開房門,看見拎著各類零食牛奶的薑早和周佳延,他的內心一陣無語。

“姐,我是回學校,不是去難民營,這些吃的學校都有的。”

薑早一邊搖頭,一邊將牛奶拆箱塞到他的行李箱角落:“學校的好貴,還要自己花錢。聽話,帶著路上吃。”

李白岫看著她的樣子不說話,心底隻剩下了感動。

他的媽媽因為常年的勞累和壓力,產生了很嚴重的精神問題。李家以此為要挾,名義照顧實則軟禁。

在那之前,他們母子二人相依為命,雖然經濟上並不艱難,卻也隻是老百姓的生活,平平淡淡。

他上學的時候,媽媽也總是這樣,怕他在學校裏麵缺東少西,使勁往他的行李箱裏麵塞吃的。

周佳延冇在國內上過大學,不過就算是再差勁的學校,也不至於買不到零食和牛奶。

薑早孕期詭異的囤積癖漸漸上來,買起東西還真是嚇人。

隨便拿起一盒可可牛奶,插入吸管坐在一旁看兩個人忙碌。

“洗麵奶、牙膏都帶齊了嗎?有冇有麵膜用?護膚品呢?”

薑早像是自己上學一般,細細數著李白岫的行李。

“那些學校都有,不用帶的。我回去以後打算在京州貸款買個房子,到時候再置辦也都來得及。”

薑早點頭:“那行吧,你到那邊缺東西告訴我,我買了給你快遞過去。”

一邊收拾,李白岫偷瞄薑早的臉。

“姐,姐夫就這麽走了?”

薑早麵無表情地說:“他也冇來過啊。”

“……”

李白岫無語,上次杜斌來接周佳延冇接回去,大小姐非要跟薑早再呆一陣子。隨後杜斌和周黎川就自己回去了京州,隔天派了三個保鏢在薑早小區站崗,出門必定緊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