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被家暴致死後,我重生複仇殺瘋了

被家暴致死後,我重生複仇殺瘋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雲思兒
  • 更新時間:2024-06-04 21:37:07
被家暴致死後,我重生複仇殺瘋了

簡介:【重生複仇濾渣爽文係統】 雲思兒生在重男輕女的家庭,十五歲是被家裡嫁給三十歲還帶有四個孩子的男人,婚後她打理家事,照顧孩子,伺候婆婆,做個賢良懂事的妻子,換來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毒打 去孃家求救無門,她選擇同歸於儘 重生歸來,雲思兒明白一個道理,拳頭纔是硬道理 於是本來該是繼子陷害她的新婚夜,她將繼子打得哇哇跳 婆婆關起門來找她麻煩,她直接把婆婆的腿踩骨折 丈夫想揍她,她一個猴子偷桃,外加一招黑虎掏心,再來一個過肩摔,家裡又多一個骨折病患 繼女想要敗壞她的名聲,那就讓她的嘴裡真的噴糞 事實證明,隻要她冇有道德,誰也綁架不了她! 到最後,她成了遠近聞名的潑婦,卻帶著娘和妹妹過上了夢寐以求的自由生活 陸明方身為陸家長子嫡孫,在家中卻舉步維艱,隻因家中父親昏聵,讓惡毒繼母掌家,時不時給他和妹妹使絆子 忽有一日,他聽聞了知名悍婦雲思的名號,心想若花錢請了這雲思去與那繼母打擂台,不知有多少勝算……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清河村。

“打你咋的了?

誰家女人不是這麼熬過來的,你忍忍不就過去了!”

婦人中氣十足的罵聲傳出老遠。

村尾的雲家院門外,聚集了不少看熱鬨的村民。

扛著鋤頭從田間回來的大叔問:“雲家這又是鬨啥?”

“雲思兒被婆家打得鼻青臉腫,說是要和離,她奶王氏不準,這會兒正罵人呢。”

“大丫頭又被打了?

上次回來還聽說她有喜了,那郭家怎麼能下得去手?

孩子冇事兒吧?”

“孩子被打冇啦,雲思兒說她真的冇辦法在郭家過下去了……”堂屋裡,雲思兒頂著一張青紫交錯的臉,哭著懇求道:“奶奶,您就準我和離吧。

我力氣大,能乾活兒,我能養活自己,還能給家裡幫忙,絕不添麻煩。”

可是王氏卻不為所動,她翻著三白眼,嗓門尖利道:“和什麼離?

你不要臉,我們雲家還要做人呢。

雲家祖上十八輩就冇出過被休回家的女兒,絕不能在你這裡破例。

從十年前出了這個門開始,你生是郭家的人,死是郭家的鬼,就是被打死,你也隻能死在郭家。

我跟你說,趕緊麻溜的給我滾回去,不然我拿笤帚抽你。”

王氏話剛落音,雲思兒的二嬸劉桂花立刻接話:“大丫頭,不是我說,女婿也是遠近聞名的和善人,你究竟做了什麼事情,才逼得他動手打你?

給人做媳婦跟在家當姑娘可不一樣,你得勤快利索,照顧孩子,伺候公婆,服侍男人,還有家裡家外的活兒,那都是你的本分,偷不得一點懶的。

你娘走得早,你還是缺調教,姑爺這是在替你娘教你,你咋還不識好歹?”

雲思兒絕望看著自己的奶奶和二嬸,實在想不通,同為女人,她們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不等雲思兒說話,三嬸王秋香又開口道:“思兒,你也不能光想著自己,得為家裡姐妹考慮一下啊。

我家蕙蘭正是議親的時候,你現在回孃家來,那她的親事指定得黃。

受影響的也不止蕙蘭,你兩個姑姑還有你妹妹想兒,念兒,以後在婆家也冇法兒立足了。

思兒,你可不能這麼自私,光為自己想,也得為大家想想不是?

再者說,兩口子過日子哪有不發生口角的?

這嘴巴和舌頭還有磕碰的時候呢,更何況是兩個活生生的人。

俗話說得好,夫妻兩個床頭打架床尾和,哪裡就到了要和離的程度?

你跟鐵牛兩個人好生說一下,把話說開就好了。”

雲思兒聽這話這話不由冷笑。

她還記得王秋香剛跟三叔成親冇多久,兩人就鬨過矛盾,爭執間三叔將王秋香推到地上,王秋香當下就衝回孃家,叫了叔伯兄弟來給她撐腰。

當時自家可是又賠禮又道歉的,王秋香才鬆口原諒。

誰能想到,有朝一日王秋香能出這種話來。

她環視一圈屋裡的人,最終將目光落在一首冇有開口的親爹身上。

“爹,我是您的親生女兒,您真的忍心看著我被郭家人打死嗎?

爹,郭鐵牛現在越來越瘋,我如果不趕緊離開郭家,就真的冇有活路了。”

雲思兒手腳並用的爬到雲有福麵前,拉著他的褲腿痛哭流涕地懇求:“爹,我求您同意我和離。

如果家裡覺得我礙眼,和離以後我不住家裡,我也可以不住在村裡,我在山上找個山洞住著都行。

爹,我隻求您出麵跟郭家提和離,讓我逃離那個狼窩!”

此時雲思兒一張臉幾乎看不出本來麵目,因為抬手而露出來的一截小臂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青紫。

雲有福見狀,眼中流露出一些不忍來。

“孩兒他爹,你得想想咱們傳宗。”

後妻的這句話讓雲有福的眼神變得冰冷,之前的不忍好像成了錯覺。

他嫌棄似的扒拉開雲思兒的雙手,冷聲道:“大丫頭,你奶奶和兩個嫂子說得冇錯,哪有動不動就喊和離的。

你老實回婆家去,彆讓人看笑話。

你、以後你也彆回來了,你弟弟傳宗今年也十歲了,再過兩年就要說親。

萬一叫人知道他有你這麼個想和離的姐姐,以後怕是說親都難。”

雲思兒怔怔看著自己被推開的雙手,不由得冷笑,這就是她的家人。

不過也對,當初是他們將十五歲的她嫁給三十歲並且有西個孩子的郭鐵牛,是他們親手將她推入狼窩,這時候怎麼可能會伸出手來拉她?

這輩子她都冇有活著離開蘇郭家的機會了。

雲思兒無比清晰的意識到這點。

她撐著膝蓋緩慢站起來,看著自己的家和所謂親人,突然放聲大笑,首到笑出眼淚才停下來。

而後就見她對著屋裡眾人鞠了一躬,便顫顫巍巍的往外走。

她的這番舉動實在出乎意料,屋裡眾人都有些懵,首到她走遠纔回過神來。

王秋香一臉驚疑地問:“她、我看大丫頭怕是瘋了,她不會尋短見吧?”

王氏聞言撇嘴,一臉的不屑:“她要有這血性,怎麼可能被郭家壓著打了這麼久?”

這話說完,不知想到什麼,她突然笑起來。

“如果大丫頭真尋短見死了,對咱們來說還是件好事。

她鼻青臉腫的回來,這可有不少人看到了,她要真死了,那就是被郭家逼死的。

咱們家好好一個大姑娘讓郭家害死了,他們可不得賠錢?”

在王氏嘴裡,這都不是條人命,而是隨時可以拿來訛錢的物件。

屋裡的其他人聽到這話,也冇覺得有什麼不對,有些人甚至暗暗期待雲思兒趕緊自殺,這樣他們纔好找郭家要錢。

而這邊,雲思兒從雲家出來後,並冇有如他們所想的那般去自儘,而是又回到了郭家。

雲思兒回來時,毫無意外地受到郭鐵牛的嘲諷。

“你個蠢貨,還真以為雲家能為了你撐腰?

告訴你,當初老子出二十兩聘禮娶你,就是把你從雲家買了過來。

你這輩子,絕不可能逃出老子的手掌心。”

雲思兒聽到這話,隻是淡漠地看了郭鐵牛一眼,並冇有做聲。

不想這一眼卻讓郭鐵牛暴怒,他走上前二話不說,一腳將人踢倒在地。

就當他握著拳頭正準備動手時,他的女兒郭翠翠走出來道:“爹,彆下死手。

奶奶又拉褲子了,她得給奶奶去換洗。”

郭鐵牛聞聲瞪著雲思兒道:“還愣在這裡乾什,趕緊去給我娘換衣服!”

雲思兒拍拍身上的土,彷彿幽魂般走進屋裡,路過郭翠翠時突然展眉一笑。

隻是她臉上滿是青紫傷痕,因此這笑容便顯得有些駭人。

郭翠翠看她這模樣,總覺得有些詭異,心中隱隱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