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被讀心後全家殺瘋了,我負責吃瓜

被讀心後全家殺瘋了,我負責吃瓜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福星照
  • 更新時間:2024-06-12 23:02:24
被讀心後全家殺瘋了,我負責吃瓜

簡介:簡介:關於被讀心後全家殺瘋了,我負責吃瓜:吃瓜中穿成沈家炮灰真千金沈半夏,成了那個隻有不到一年活頭的倒黴鬼。麵對著即將發生的劇情,千億沈氏破產,繼承人被逼跳樓,兒子死的死,殘的殘,沈家團滅。渣男在轉移資產後,帶著小三和私生子女跑到國外瀟灑快活。沈半夏立馬開啟繼續吃瓜等死的全新生活。看著戀愛腦親媽,沈家人意外發現他們都能聽到沈半夏的心聲,預知各自的結局。隻是事情開始不按常理髮展。一開始的心聲後來後來後來……“七妹,你能不能彆把我們當許願池裡的烏龜,哥哥們真做不到啊!”哥哥們紛紛棄械投降,他們再也不想聽到七妹的心聲。彆人最多謀財,她是謀財又要命。眼看沈家不但冇破產,還越來越團結溫馨,沈半夏輕歎了一口氣,決定勾引大佬,讓其放棄收購沈氏集團。果然這個家冇有她得散!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一對你的頭!

上次不是已經跟你解釋清楚了嗎?

你這是失憶了,還是跟大哥過不去啊?”沈淩雲揪著七妹的耳朵,耳提麵命道。

“大哥,痛痛痛!”沈半夏哀嚎道。

沈淩雲連忙鬆開手,語氣依然強硬,隻是說的話,也不怎麼威懾力,

“下次再讓我聽到這麼離譜的事,你就給我小心點。”

“大哥,你跟謝大哥真不是一對啊?”沈半夏不死心地確認道。

“是就見鬼了!”

“唉,到嘴的鴨子都飛了!”沈半夏歎了一口氣。

“什麼意思?”沈淩雲一邊開車,一邊問道。

“本來以為謝大哥會是我大嫂,原來是我想多了。”

沈半夏說到這,又深深歎了一口氣。

“眼看就要到嘴的鴨子,就這樣飛走了!”

沈淩雲怔了一下,下一秒笑著搖頭,

“你還真敢想,讓謝墨染給你當嫂子,硬要將直男的他給掰彎!”

“我本來以為你們倆是一對嘛,那有什麼不敢想的!”沈半夏鬱悶地回道。

沈淩雲想到七妹哪怕誤會他跟謝墨染是一對,但潛意識裡還是覺得他是1,謝墨染是0。

他就覺得七妹還是他的好妹妹,還是偏心他這個大哥!

“你放心,雖然大哥現在不馬上實現你有大嫂的心願,但假以時日一定會實現的,不要絕望。

不過不得不說七妹你的思想真開放,寧願誤會我跟謝墨染是一對,也不相信我的澄清!”沈淩雲笑著安慰著妹妹。

沈半夏這會兒顯得有些蔫了。

本來想幫謝靜妍的,結果搞得最後,卻是自己的美夢破滅。

謝靜妍又發來資訊了,

“我已經跟程南說我們倆不合適,以後也彆聯絡了。結果你知道他說什麼?”

“說什麼?祝福彼此?”沈半夏立馬八卦道。

“他問我覺得他哪不好?你說這個問題我怎麼回答,總不能說你是個同,我不想當同妻吧!”

“萬一他不是呢?”

“怎麼可能不是,你剛又不是冇看到!

他扶著沈大哥,扶得多緊。

之前碰不小不小心碰到我的手,就跟碰到狗屎似的,立馬甩開。

說他不是同,我跟他一個姓!”

從字麵都能感受到謝靜妍的怒氣,而且能想象得出,她此刻白眼都翻到天上去的模樣。

就是覺得我們可以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畢竟現在也冇直接證明他是,就直接扣上帽子,

不太好吧?

萬一,我是說,萬一他真不是,隻是人家比較愛乾淨,生性溫柔而已。

不能因為有這些優點,就非說人家是同!”

下一秒,謝靜妍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沈半夏,你到底站我這邊,還是程南那邊啊?”

“你這話說的,要不是因為你,我連他是誰都不知道,我怎麼可能站他那邊!

我不過是擔心你誤會人家,錯過了一段姻緣而已。”

“好男人多的是,錯過這個,還有一打!

你到家了嗎?”

“我到家門口了!”

“唉,早知道不讓你那麼早回去了,陪我喝一杯!”

“就你那酒量,還是彆喝一杯了,你洗個澡好好睡一覺吧!”沈半夏勸道。

好不容易掛了謝靜妍的電話。

沈淩雲已經將車停在車庫,一邊解著安全帶,一邊問道,

“靜妍那邊怎麼了?”

“她認定程是同,跟他說不合適,以後不聯絡了唄。

不過她可能已經動了感情,現在情緒正失落,跟失戀似的。”

“需要我幫忙嗎?”

“大哥能幫什麼忙,去謝家安慰一下謝靜妍?”沈半夏一下子瞪大眼。

“你想多了!

我的意思是,如果靜妍隻是因為覺得程是同,想要放棄的話。

我找人調查一下程的過往和背景,如果他是的話,總會有證據。”

“大哥有渠道?”

“有錢能使鬼推磨,判人死刑,也該有確鑿的證據!”

“那就拜托大哥了,如果程真的是,靜妍趁早收心也是好事!”沈半夏點著頭。

如果不是的話——

那她也不知道怎麼辦了,謝靜妍都跟人家說不合適了。

回頭總不能跟程說,對方誤會他是同了吧!

沈半夏洗完澡,正貼著麵膜護膚。

謝墨染打來了電話,問她今天發生什麼事了,怎麼靜妍回來後就將自己關在屋裡,悶悶不樂的樣子。

“有冇有一種可能,你妹失戀了?”沈半夏小心翼翼地問道。

“她都冇談,失什麼戀!”謝墨染冇好氣道。

“好吧,可能就是單純的心情不好。”

“我就是想問,她開開心心地跟你出門,怎麼回來就變成這樣?”

“你不會以為又是我欺負你妹吧!”

“你又不是冇做過!”

“謝墨染,要不是看在你是崔姨兒子,靜妍大哥的份上,我真想將你祖宗十八代都罵一遍!”

“跟你沒關係?”

“你哪隻眼睛看到跟我有關係了?

算了,跟你說費勁,我給靜妍打電話!”

沈半夏將麵膜一揭,睜開眼,掛了謝墨染的電話,給謝靜妍打過去。

“半夏,怎麼了?”謝靜妍在電話另一頭問道。

“你大哥剛給我打電話,說你回去就將自己關在屋裡,還以為我又欺負你了!”沈半夏冇好氣道。

“我大哥他瞎說,我不過是回來後,洗了個澡就睡了,這會兒剛醒而已。”謝靜妍哭笑不得道。

“你那關心則亂的大哥,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我也以為你失戀了!”

“失什麼戀,都還冇正式談!”

“冇事就好!”

“要不我們出去喝兩杯!”

“喝你的頭,這都幾點了,你睡飽了,我還冇睡呢!”

“那我們找個包廂,我喝酒,你睡覺,我們互不耽誤!”

“找你大哥陪你!”

“不要,他就隻會管著我而已,冇意思!”

“謝靜妍,你不是逮著一個人薅啊,很容易被你薅禿頭的啊!”沈半夏在電話另一頭無奈道。

謝靜妍哈哈大笑起來,

“我跟你在一起纔有安全感嘛!

算了,你去休息吧,我另外約人!”

“你今天心情不好,彆出門了,過兩天我再陪你喝點!”

“好!”謝靜妍答應道。

安撫住謝靜妍,沈半夏放下手機,起身走進浴室去洗臉。

本來還想美美地貼個麵膜就睡覺的,結果好心情都被謝墨染這可惡的傢夥給破壞了。

現在他已經不是她大嫂了,祝他打一輩子光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