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爆!80小甜媳一胎五隻小老虎

爆!80小甜媳一胎五隻小老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紅櫻桃聖代
  • 更新時間:2024-06-12 15:30:06
爆!80小甜媳一胎五隻小老虎

簡介:【年代+玄學+男追女+高甜爽文+有嘴有手】當了五輩子短命鬼的安檸,被師父罰跪長明燈的時候穿越了。成為爹不疼娘不愛,親戚鄰裏都厭惡的小可憐。不僅四歲就被扔到山上,任其自生自滅;這麽多年也從來冇找過她。原主小可憐,可她不一樣。別人挖井水挖不出,當天她就算出適合出井水之地;別人說此地荒蕪,隔天她就告訴秦大隊此地是礦山;別人道那畫作不過是幅廢畫,隔天她就拿著江山圖擺在眾人眼前。秦大隊:小丫頭有本事啊!安檸驕傲:娶我當老婆,能鎮宅!還能生小老虎!xiaoshuo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李浩見老大出來了,眸光錚亮的往前湊湊。

兩隻牛眼裏的八卦小火苗‘噌噌的’往上漲。

“老大,昨晚睡的怎麽樣,香不香?”

香!

秦塒越覺得這是他自從上次下戰場至今,為時一年,睡過的第一次好覺。

冇有任何負擔,躺下就睡,並且冇有做噩夢。

那種感覺真的太舒服了。

甚至想要以後都這樣,不用每次到夜晚,便孤零零的坐在操場上數星星。

要麽就是埋頭工作,看書。

頂著黑眼圈堅持到困到不行的地步,才能勉強睡一個小時。

那種滋味兒,一天兩天能接受,十天八天,半個月一個月勉強忍著。

可整整一年了,令人崩潰。

李浩見老大站在那愣神,心情甚好的挑挑眉毛。

看來,老大這是真喜歡安檸啊!

要不然怎麽如此魂不守舍的。

“老大,中午了,是不是該吃午飯了?”

傻大個兒的聲音瞬間將秦塒越的思緒拉回,轉身對著其小腿踢了一下,力道不輕。

“哎喲,老大,你咋還踢我呢!”

“喊那麽大聲,怕別人不知道你家老大和人睡了?”

秦塒越擰著眉心,瞪了對方一眼。

“趕緊滾,別讓我看見你。”

“好咧,這就滾!”

“回來,叫廚房準備點好吃的!”

終究,秦塒越還是捨不得安檸吃苦,讓廚房把最好的食物拿出來。

“領命,小的這就去!”

李浩調皮的給自家老大敬個軍禮,飛快的跑向食堂。

見人走了,秦塒越轉過身看了眼被自己關上的房門,他要不要進去呢?

萬一被攆出來,怎麽辦?

他還想多睡幾次……

“咳咳……檸檸……安檸,起來吃飯吧。”

聽到秦大隊喊自己吃飯,安檸撅著嘴,滿臉鬱悶的穿鞋下地。

她是真的不想理對方,無奈肚子叫的厲害,餓的要命。

打開門,一道刺眼的陽光直射進眼中。

安檸抬起小手擋在眼前,就那麽通過指縫看著麵前的男人。

男人不苟言笑,儘管臉上有個疤,也不影響對方的帥氣。

站在那,仿若一道可以永遠護著她的猛獸,堅定,不催。

或許可以試試呢?

她穿越到異世,如今已經滿十八歲。

在以往活的那五輩子裏,已經算是高齡。

第一世她隻活了十二歲就死了。

第二世的時間稍微長了點,十三歲半。

第三、四世和第五世都是十六歲的時候死的。

第五世最久,活到了十七歲半,再有半年就能成人禮,但最後還是嘎了。

可在異世,她現在是十八歲。

按照以往的定律,超過十八歲已經是極限,說不定哪天無緣無故就死翹翹。

想到此,安檸低下頭,抬起左右手,閉上眼睛開始算自己的命格。

都說醫生不自醫,道人也一樣。

能算別人的命,算不了自己的命。

算了半天,安檸長長的籲了一口濁氣。

批不出來的卦,幾乎都是死卦。

她命不久矣啊!

如今想要活命,隻有一種方法,結婚生子。

她的命格,隻有結婚生子纔會破除。

想到此,安檸放下小手,往前上了一步。

揚著小臉,倔傲的望著對方。

“你剛剛說的都是真的?”

“什麽?”

這麽快就忘記了!

安檸聳聳鼻尖,怒目。

“你剛不是說……”

“對,說的都是真的,對你負責,娶你。”

秦塒越微微低著頭,眸光專注的瞅著女孩,雖然他現在有些落魄,但該給的一樣不會少。

“那好吧,我們聊聊。”

聽到對方說要娶自己,安檸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

在異世,她也不認識誰。

想找個結婚對象談何容易。

至少秦大隊不是壞人,很有擔當。

“好,談談。”

於是,倆人來到食堂。

這還是安檸第一次來食堂。

食堂不算大,也就能容納幾十個人,而且十分簡陋。

裏麵擺放的桌椅都是舊的。

好在中間有兩個火爐,溫度比宿舍高了不少。

“你們平時就在這裏吃飯?”

“嗯。”

秦塒越掃了眼四周,見還冇到吃飯點,這纔對著廚房的小戰士擺擺手,示意對方將飯菜送到廚房旁邊的值班室。

“感覺,你們隊裏的條件很糟糕啊!”

安檸幾世都生活在2000年以後,雖然不出道觀,不與人接觸。

然自從有了手機,她冇少看手機,刷某音。

還有師伯師姐,她們下山也會為自己帶新鮮玩意兒,講外麵的趣事。

所以在她的認知裏,部隊裏的戰士,哪怕訓練艱苦,保家衛國,但至少夥食好啊。

跟這裏完全不一樣!

想到這,安檸回頭看看秦塒越,“我上次和你說有官司纏身,你可還記得?”

聞言,秦大隊點點頭,見小戰士已經將飯菜送到了值班室。

這才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然後帶著人往值班室走去。

一路上,遇到不少戰士來吃飯。

“老大!”

秦塒越頷首。

而經過剛剛傻大個兒那麽一喊,如今安檸有點怕見人。

可怕什麽來什麽!

隻見小戰士們簇擁到安檸麵前。

不停的盯著人打量。

最後正式的扶扶帽簷,站成一排。

竟然還有人喊口號。

“全體都有!立正!”

“嫂子好!”

安檸:現刨個地洞,趕趟嗎?

戰士們興奮的喊了人後,嘰嘰喳喳的往食堂跑去。

隻留下目瞪口呆的安檸,還有些尷尬的秦塒越。

“這群臭小子,你別介意。”

秦塒越冇想到事情已經被傳成這樣了。

“那什麽,去吃飯吧。”

安檸蚊子聲似得的應了句,低著頭跟在秦塒越身側。

而那群剛剛跑進食堂的戰士們又紛紛露出腦袋。

“嘖嘖,你看,老大和嫂子多配啊!”

“就是,嫂子真好看!”

“對啊,老夫少妻,我們老大鐵樹開花了!”

聽到背後的議論聲,安檸的臉越發的紅潤,腳下的步子也稍顯淩亂。

根本冇注意看路,直接撞在了秦塒越的後背上。

“哇!你們看,嫂子不好意思了!”

“嫂子太可愛了!”

耳邊一遍遍鑽來議論聲,安檸的臉仿若能滴出血似得。

秦塒越沉沉的吸了口氣,轉過身看向食堂門口。

隻一個警告的目光,所有人立刻噤聲,趕緊收回腦袋去吃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