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曆史 >

白月光他回國後,畫風好像不太對

白月光他回國後,畫風好像不太對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曆史
  • 作者:幽幽落子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51:14
白月光他回國後,畫風好像不太對

簡介:俞初小時候是個聽話乖巧,漂亮到不可思議的小孩。 在整個權貴圈裏,也是眾多公子小姐們最想要的那種別人家的弟弟。 七歲那年,幸福美滿的家庭轟然破碎,母親帶著他遠走高飛。 從此,那名安靜聽話的美少年成為了權貴圈少爺小姐們心頭的白月光。 十三年後,父親再婚,俞初回國。 但大家看他的眼神怎麽有些不太對勁? 少爺小姐們:救命!我那個乖到爆的白月光,怎麽畫風不太對!xiaoshuo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俞初的話成功讓眾人誤會了。

徐娜娜笑容越發燦爛,款款地走過來,“小初,你能來參加我和你爸爸婚禮,我真的很開心。”

“誰說我是來參加婚禮的?”俞初話說多了,發音也越來越順暢。

徐娜娜的笑容瞬間凝固,她靠近俞初後,俞初心念微動,縈繞在她身上的黑氣就一股腦兒地鑽進俞初體內。

俞初心滿意足的同時,不忘初心,“這是我媽媽結婚的地方,你有什麽資格在這裏和我爸爸結婚?”

吸食了她的邪念後,俞初也知道了她的心思,他厭惡道:“你想靠肚子裏的孩子爭財產,門兒都冇有,俞氏是我媽媽的心血,你別想染指。”

徐娜娜心一慌,下意識看向俞卓遠,聲淚俱下,“卓遠,我冇有,你知道我冇有這個心思。”

“還有,誰允許你叫我的名字了。”俞初冷冷地看著她,“我記得,在龍國的文化裏,你這種身份好像叫妾吧,在家裏和傭人差不多,就連你的兒子也是奴才。”

“我……”徐娜娜臉上一會兒青一會兒紫,竟然被噎得說不出話來。

俞初看向俞卓遠,皺了皺眉,“你要娶她可以,但絕對不能在這裏,要是你非要在這裏娶她,我就……”

想起菲利安爸爸的叮囑,他壓低聲音,認真地說道:“要是你在這裏娶她,我就殺了她,說到做到。”

“初寶……”俞卓遠有些吃驚,“你在國外都學什麽?!還是那個菲利安教你的?”

俞初點點頭,“菲利安爸爸告訴我,殺人要安靜,不能大聲嚷嚷,這樣纔會讓其他人害怕,不過也不用每次都這樣。”

他殺人本來也不用發出聲音,不過是一個念頭的事情。

俞卓遠:“………”

他就知道,那老東西不會好好教他兒子!

你看他乖萌聽話的寶貝兒子都成什麽樣了!

見他不說話,俞初不耐煩了,“你到底答不答應?”

“好,好好好,初寶你別衝動,爸爸答應你。”俞卓遠心裏有些不是滋味。

無論過去多久,他都無法平靜地接受的寶貝兒子稱呼別的男人爸爸。

見他冇有說謊,俞初滿意地點了點頭,“哦,那我走了。”

俞卓遠一驚,忙道:“去哪兒,要回醜國嗎?”

“去我那兒。”看戲看得差不多的俞老爺子拄著柺棍走了過來,恨鐵不成鋼地瞪了俞卓遠一眼,“初初是回來看我的。”

丟人現眼的玩意兒。

“走吧初初,跟爺爺回家,別管他這亂七八糟的爛事兒!”

對於這個兒子,俞老爺子打也打了,罵也罵了,到最後也隻能這樣了。

他在商場上倒是混得風生水起,就是這感情生活,一團糟!

俞初下意識上前扶著俞老爺子,他這次回來,確實是因為俞老爺子臨近八十大壽,媽媽也不好再拒絕,因此讓他回國。

更何況,媽媽說,他也該回來了,畢竟俞氏是他的,讓他回來看看情況,如果不想要俞氏,那就回去。

祖孫倆走了後,婚禮明顯也進行不下去了,眾人都識趣地找藉口離開,冇幾分鍾就隻剩下了俞家幾口。

還有……氣沖沖的神父。

“太過分了,俞總你簡直太過分了!”神父用顫抖的手指著俞卓遠罵道:“你這是對我的羞辱,還有那首歌,你居然在主的麵前放佛教的音樂,你這是對我主的極大羞辱!”

“………”俞卓遠揉了揉眉心,“抱歉麥爾森神父,今天非常感謝您的到來,我會再捐一筆錢給瑪麗福利院。”

麥爾森:“善良的人都會得到主的諒解,俞先生也一樣。”

憤怒的麥爾森心情頗好地離開了教堂,安蕊寧撇了撇嘴,“安安,走吧,媽媽帶你去吃草莓小蛋糕。”

嘖……可惜了,這麽精彩的戲,怎麽不多演會兒?

“等等,一起吧。”俞卓遠叫住了安蕊寧,掃了一眼幾人,眼神幽深。

徐娜娜滿臉委屈,扯了扯俞卓遠的袖子,“卓遠……”

俞卓遠神情不變,“我很清楚你們在打什麽算盤,以前俞初不在我也懶得說,但現在他回來了,我就正式說一遍,俞氏是俞初的。”

聞言,徐娜娜和莫琳臉色都變了,隻有俞澈,依舊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而俞安,根本不懂他們在說什麽。

“俞氏能走到今天,是我和俞初的媽媽共同打拚下的成果,當初是我對不起她,離婚的時候我們就簽了協議,我們兩人名下一共百分之七十的股份,在俞初成年後自動轉入他的名下。”

說著俞卓遠眼神微眯,完全看不出一絲會被感情矇蔽雙眼的模樣,“俞初回來也是為了這件事,你們若是安分守己,俞家會提供你們優渥的衣食住行條件,但若是有別的心思,我會親自動手替他料理。”

他說這話的時候,眼睛看向了莫琳和徐娜娜,兩人臉色都非常難看。

沉默中,俞澈不在乎地說道:“我冇意見,你愛給誰給誰!”

“小澈!”莫琳恨鐵不成鋼地瞪了他一眼。

安蕊寧拿著保溫杯給俞安喂水,“安安以後會繼承安氏集團,你們俞家的事情他冇精力管。”

見狀,俞卓遠微微點頭,“話雖如此,但你們始終是血脈相連的兄弟,以後俞家還是要靠你們,俞初是哥哥,既然他回來了,日後你們要多跟他相處。”

聞言,俞澈露出了一抹嘲諷的笑,打一巴掌給個甜棗,他爸還真會替俞初考慮。

俞卓遠和沈初雪是彼此的初戀,也是高中同學,他們約定考同一所大學,事事如願,大一那年他們在一起了。

兩人學的都是建築設計,也是係裏的雙子星,大二那年,在家裏的幫助下,他們開始創業。

雖然經曆了不少挫折,但他們冇有放棄,公司從一間破工作室一路發展,走進了龍國的經濟中心a市。

那一年他們二十七歲,公司上市那天,他們領證了,二十八歲,他們在a市最神聖的聖瑪利亞大教堂舉行了婚禮。

三十歲那年,憑藉a市世紀坐標這個作品,他拿到了龍國建築最高成就獎,一躍成為最優秀的新銳設計師。

同年,俞初出生了。

這個孩子,是他最愛的女人,在他最幸福得意的時候為他生下的天使,他更像是上天給他的獎勵。

他把所有的愛都給了這個孩子,但由於是早產,俞初的身體並不好。

他安靜漂亮,聽話乖巧,像是上帝精心雕刻的洋娃娃一般,明明他應該是最幸福的孩子,但因為他的疏忽,他生來體弱。

那時候他事業正盛,處處應酬,初雪懷得很辛苦,不得不辭職待產,七個月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導致俞初早產,差點保不住。

他無數次回想,要是那天他推了那場飯局就好了,明明不是非去不可的。

也是因為早產的原因,俞初直到四歲纔開口說話,為了安全起見,俞初一天幼兒園也冇有進過,一直由家教老師上門授課。

他最愛的孩子,因為他的疏忽,冇有得到一個正常的童年,他很愛俞初,但每次見到他,他就越發愧疚。

生意場上,難免有人動歪心思,他本以為自己能獨善其身,但還是中招了。

原本以為就那麽一次,冇想到半年後,在初初七歲年,莫思琴大著肚子找上了門。

他引以為傲的幸福,轟然破碎。

後來,他已經不記得初雪說了什麽,隻記得那雙失望至極眼睛。

心如死灰的初雪異常冷靜地擬定了各項協議,然後帶著俞初離開了這裏。

他無數次想挽留,但開不了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