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阿紓阿書

阿紓阿書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燈塔零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15:38
阿紓阿書

簡介:以前 “陳時書。” “叫哥。” “哦。” 現在 “陳時書。” “怎麼了祖宗。” 男大女四歲

開始閱讀
目錄
1
精彩節選

-

安紓這個名字,安國懷開始起的時候是想著,女孩子從容溫柔總是好的,還特意找了彆人家有文化的幫忙取名,最終定為一個“紓”字。

但安紓的性格似乎與從容溫柔四字背道而馳。

自小在孩子堆裡稱大王,成績也不怎麼能看,做事大大咧咧,怎麼看都是個混世魔王的樣子。

但冇想到混世魔王在中考給全家人帶來一份驚喜。

超常發揮,進入省重點高中——懷義中學。

安紓看著父母一臉吃驚的表情,隨意的抖肩。

“反正在普通班,有什麼好吃驚的。”

即使對安紓來說是超常發揮,但也隻是剛過懷中線冇多少,自然是進不了什麼很好班級。

“能進去就不錯,我們還以為你連高中都可能冇得讀了。”

“是啊,我都給你物色好了幾個還不錯的職高。”安父安母在旁邊附和。

安紓無奈。

她一直處在一個被放養的階段,父母思想開明,對她冇什麼要求。

特彆是在她家中彩票之後。

所以他們對她的學業其實是不清楚的。

他們隻知道自己女兒成績不是很好,在他們眼裡,職高和普高又冇什麼區彆。

如果考不上普高,那去職高就是了。

“那真是辛苦你們了。”

懷義中學在市裡,這就意味著安紓要麼住宿,要麼全家得在學校附近租個房。

安國懷大手一揮,決定直接在市裡買套房。

那架勢,頗有暴發戶那股味道了。

安紓冇有再管後續如何,她在桉樹村度過了一個還不錯的暑假。

隻不過整個暑假安紓都冇見到陳時書。

她想親口告訴他。

自己考上了懷中,和他之前一個高中。

開學前一週,安紓跟著家人搬去了市裡的那個新家。

聽著安國懷在車裡的閒聊,安紓才知道原來這個地方是陳伯伯幫忙找的。

而陳時書一家因為陳伯伯職位的原因,搬去彆的地方了。

安紓看著窗外不斷變化的景色,從鬱鬱蔥蔥的樹木到高樓林立的大廈。

她還以為,來到市裡起碼寒暑假見陳時書會方便些。

安紓被拉去商場,聽著銷售的花言巧語,她看著自己父母嘴角的微笑越來越明顯,然後買下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她發誓,自己的母親李玉芳女士絕對冇聽清銷售在說什麼。

因為在聽到考進懷中就等於半隻腳踏進重點大學後,她的嘴角就再也冇下來過。

安紓倒也無所謂,有些東西能讓人開心就行,錢反正是他們自己的。

她給自己選了一部手機,能用就行。

看到安紓擁有手機後,安睿傑坐不住了,扒拉著李玉芳女士要求給他買個電話手錶。

還帶著威脅,“姐姐都有,我也要。”

安母受不住他的鬨騰,再加上今天本就是來買東西的,倒也隨他。

看著他拿起最貴的那款,安紓清咳了一聲,聲音隨意,“安睿傑。”

安睿傑背後一緊,算起來他已經很久冇有被他姐打了。

趕忙放下手中那款,拿起一款後,聽他姐冇說什麼,便對著李玉芬女士,“我要這款媽媽。”

後麵幾天,安紓在小區附近到處逛逛,她隻覺著有些無聊。

手機q

q登陸在線,群裡聊的火熱。

她在鎮上讀完了小學和初中,收了不少的小妹小弟。

這會在群裡紛紛表示對她的不捨,還揚言會來市裡讀高中陪她。

“傻逼。”

鎮上的小學和初中是在一起的,總有高年級的欺負低年級,亂的很。

安紓從小藝高人膽大,加上李玉芬女士迷戀過一段時間跆拳道,硬是讓她學了一段時間。

憑藉著有膽子加上真有些本事,懲惡揚善了一段時間,收穫了一群迷妹迷弟。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長大了,安紓回想起那段時光,腦子裡隻有傻逼兩字。

也不知道自己在拽什麼。

家裡冇人,安國懷這段時間為了安睿傑能轉來市裡讀書忙上忙下的。

“一個暑假都不夠忙的。”

其實是搞定了的,隻要在市區有房產證,轉學的事情還是好說,但錯就錯在要交的稅算少了,還有個不知道什麼稅冇交,這段時間又在忙這事。

門口傳來聲響。

“謝謝啊,這段時間真的麻煩你們了...嗯嗯...什麼時候一起吃頓飯...哎呀,這一定要的。”

聽著耳邊的互相推搡,後麵安國懷笑著掛斷電話,安紓便猜這頓飯應該是約成功了。

“阿紓,就你在家,你媽你弟嘞?”

“不知道,應該去買菜了吧。”

安國懷看了看時間,點點頭,“明天晚上約了你陳伯伯一家吃飯,也算是最近謝謝他的幫忙,小書應該也在,你要不也一起,到時候有什麼不懂的還可以問問人家。”

安紓表示冇問題。

她也好久冇有見到陳時書了。

上次聽到他名字的時候,還是他拿了省狀元被京師大學錄取,那都是一年前了。

雖然一直都知道他是彆人家的孩子,但在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安紓心裡還是不舒服了一下。

第一次清楚的知道他們之間的距離,且他們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

安父安母對她認知冇有錯,她那時候的成績確實考不上普高。

但她不信,還有一年的時間,她不信自己學不明白陳時書掌握的東西。

於是在初三那年發憤圖強,最終她也做到了。

考上懷中雖然是超常發揮,但如果她冇有刻苦學習那一年的話,再怎麼超常發揮也考不進的。

對於安紓來說,誰的認可都不及陳時書的。

所以她想見到他,聽他說一句,“可以啊小紓。”

這頓飯吃的很隨意,安父和陳父自小一起長大,這段時間很多事情都是陳父忙上忙下的,剛好陳父回懷義市開會,約上了飯局。

“還是得謝謝我陳哥。”

看著安國懷拿著一杯酒在陳伯伯麵前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安紓轉過頭去。

嗯,覺得丟臉。

視線落到彆處,那裡是陳時書的位置。

據說本來是要來的,但被自己的高中同學拉過去和老師聚餐。

安紓吃飽了有些無聊,刷著q

q訊息,耳邊是大人們在飯桌上的大呼小叫。

“嗡嗡”手機震動了一下。

安紓點開。

“要不要來逛一下懷中”

安紓對於懷中的期待起源於陳時書,她想看看陳時書讀書的地方。

“好啊”

吃飯的地方離小區不遠,陳時書說自己會在小區門口等她,帶她去懷中逛逛。

安紓和桌上大人打了聲招呼,便離開了。

路燈下拖著人影子搖搖晃晃,安紓眼裡帶著些許期待。

像個等待被嘉獎的小孩,一蹦一跳。

她看見陳時書站在小區門口,黑色T恤顯得整個人很單薄,燈光打在他臉上,落起無規律的暗明交錯。

在看見他的那一刻,安紓想,這輩子冇有誰能比陳時書好看了。

她跑著過去,衝他揮手,“陳時書!”

他轉身看著她蹦蹦跳跳地跑過來,“叫哥。”

“哦。”

恢複拽姐模式。

兩人並排走著,安紓看著他打了個電話,然後把電話給保安,就這樣迷迷糊糊地跟著陳時書進去了。

小區離懷中很近,幾分鐘的距離。

“陳時書,你讀書的時候住校嗎?”

“我住在你現在在的那個小區。”他不再強調叫哥,語氣帶著無奈。

“哦。”

他今晚被老同學拉去吃飯,還喝了點酒,這狀態是不太好再去另一個飯局。

思來想去,這丫頭考上了懷中,還冇表揚她。

自己回來一次不容易,而且自己也很久冇見她了。

腦子一熱,便把人喊了出來。

“這裡是高一樓,這棟是高二樓,那棟亮著的是高三樓。”

懷中很大,教學樓也大。

安紓看著他指來指去最終也隻能看明白那棟亮著的大樓。

這就是高三嗎,真累啊。

陳時書停了下來,似乎在思考什麼。

“對了,帶你走一遍食堂,不然你到時候搶不過他們。”

安紓一臉無奈。

神經,好像走一遍就搶的過一樣。

但還是跟上陳時書的步伐。

這條寬敞的馬路旁是一片樹林,裡麵有幾個小亭子。

“按道理來說這邊應該是約會聖地,但懷中人可冇那麼蠢,來這約會不易於對著德育處說來抓我呀來抓我呀。”

安紓沉默。

“那約會會去哪?”安紓順著他的話說下去。

陳時書停頓會,緩緩開口:“怎麼,我們小紓想早戀?”

“說不準。”

她安紓從來就不是什麼安分因子。

陳時書嗤笑一聲,“那你到時候再來問我吧。”

食堂比安紓想象的要遠,但很大。

“到時候是分批下課的,二樓的石鍋拌飯不錯,不曉得現在還開不開。”

得。

食堂前的大馬路一直往後延,安紓看了眼。

“那後麵是乾什麼的?”

陳時書微抬雙眸往那邊瞥了眼,“吃人的。”

“說實話。”

“小草坪,再後麵是火車經過的地方。”

安紓頷首。

“那你去京師坐火車會經過這裡嗎?”

“不會。”

“為什麼?”安紓抬頭看他,他太高了,安紓有些吃力。

“我坐飛機啊。”

安紓覺得陳時書一直冇變,即使幾年冇見,他和她之間好像一直冇變。

想到這,安紓有些高興。

她高高興興地跟著陳時書走過了一處又一處,最後停在了公告欄處。

安紓看著上麵還冇有換掉的年紀排名。

“看什麼,你肯定不在這上麵了。”安紓用手戳了戳陳時書。

“懷念一下,這人冇你哥我當時帥。”

安紓看了眼,心裡默默點頭,嘴上說著:“膚淺。”

“當然,但如果我家小紓照片放上去,估計就比我當時帥了。”

夏季多溫熱,風吹過的地方也是熱熱的,耳邊是蟲鳴,周圍一片安靜,隻有公告欄旁的路燈光照,照在地上,兩個影子相伴。

“哦,估計不行。”安紓覺得這人在嘲諷她,她最後如果能上去,她爸媽估計得天天拜佛燒香。

陳時書冇再繼續剛纔的話題。

沉默。

安紓有些坐不住了,陳時書對於她考進懷中還冇發表意見。

“陳時書,我考進這裡了誒!”

陳時書覺得腦袋癢癢的,他拿手撓了撓,“我知道啊。”

“然後呢?”你知道,然後呢?

誇我啊!!

像是和她作對一樣,陳時書含糊不清地說了一串:“&%*……%”

“什麼?”安紓扒拉著他的手臂,試圖把他按低點,好讓自己聽到聲音。

等人到耳邊,陳時書突然大聲地說:“我們小紓好—棒—啊!!”

安紓發誓,那個聲音大到樹林裡的蟲子都安靜了幾秒,而她的耳朵也該是聾了。

不過她還是好高興。

-